嗨,我坐在观众席

 2014/11/22 10:39  浅步调 《文苑》  (275)    

上高三之前,我怀着一种探秘的心理,总是喜欢观察那些正在上高三的学生。观察得久了,我开始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在各种拥挤的地方辨认出人群中的学生哪一个是上高三的。他们有很多共同的特点,比如,一般都不怎么注意打扮自己;走到哪里都永远是一副低头匆忙的样子;很多人还会因为长时间不规律的作息,脸上长着几颗青春痘。那时候的我,很难想象到底是什么力量使他们在走路、吃饭这种生活“必修课”中都无法放松下来。

等到我高二下学期结束的时候,班主任组织了一次“迎接高三”演讲比赛。我们把一些克服困难、坚持不懈的励志名言加在演讲稿里,让台下听演讲的人备受鼓舞、频频鼓掌。最后班主任做总结的时候,并没有像从前一样夸奖我们,只是淡淡地说:“大家的演讲都很精彩,不过我想告诉大家,高三不是说出来的,而是一步一步走过来的。现在,你们仍旧坐在观众席,下学期开学的时候,你们就站在舞台上了。”

真正来到了高三,成为一名高三的学生,我才第一次懂得“高三”这两个字的分量。有时候,它压在我的肩膀上,让我喘不过气来。而我也终于成为我之前喜欢观察的高三的学生中很普通的一个,每天低着头匆忙走路,早上起床眯着惺忪的睡眼刷牙,看到额头上最新长出来的青春痘想着:我的梦想会实现吗?今天我能离我的期望更近一点吗?这样试卷满天飞、希望和绝望交织的日子什么时候能结束呢?

从那时候开始,我常常在深夜或者凌晨梦到我坐在高考考场,还有15分钟就要交卷的提醒铃声响了,可是,一翻数学试卷,反面仍旧一片空白。每次我都急得满头大汗,觉得“这次,我死定了”。

现在,我已经告别了高三,但这个梦偶尔还是会回到我的生活中来。我坐公交车的时候,会遇见很多穿着校服的学生,我还是很容易地就能看出哪些是在上高三的学生。有时候,我会很善意地跟他们微笑、打招呼,很多时候他们都会不自然地回应。等我好奇地探头看他们背的单词本是否跟我当年背的单词本一样时,他们才会无奈地微笑着说:“好难背啊!”跟我当年的样子是那么相似。

现在的我渐渐明白了,他们的脸上和我曾经的脸上写着的关于高三的东西叫作梦想,或者叫作离梦想最近的岁月。就是它,让每一个高三的学生可以在人群中那么出众。

如果有机会,我好想告诉18岁那年正读高三的自己:“真的不用那么紧张。其实,高三也没有那么难。虽然你没有考上你理想中的学校,但还是到了你梦想中的北京。”

如果有机会,我也好想再告诉18岁那年正读高三的自己:“一定要好好珍惜那段岁月。因为很久之后的你会发现,开始很难再找到一个可以让你那么努力集中精力实现的梦想,也开始很难再那么全心全意地生活,就只为一个可能的期望。”

曾经的我,坐在高三的观众席,喜欢观察高三的一切,把最热血的词语,像演讲比赛稿子里写的一样,赋予了我想象中的高三。现在的我,经历过了高三,重新坐回了观众席,好想告诉每一个正在上高三的同学:“抓住你的梦想,不要心慌,不要急躁,要像舞台上最美的芭蕾舞表演者一样,优雅地舞蹈,即使脚下像被针扎一般疼,也要享受每一刻站在舞台上的时光,过好属于高三的每一天。”

摘自《中学生博览》2013年第19期

 赞  0
,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26 = 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