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0/25 18:03  尤今 《文苑》  (315)    

有一回,在飞机上,一名五六岁的小童因为穷极无聊不断用脚踢前面的椅子,一下、两下、三下、无数下,我就好像坐在颠颠簸簸的小舟里,晕头转向。在忍而又忍无法重新再忍的情况下转过身,礼貌地要求他不要再踢。可我一坐下来,便听到他大声说:“前面那个人好讨厌啊!”万万没有想到,他的母亲竟细声附和:“是啊,真是讨厌,别理她!”

我默默地想,在这种是非不辨的家庭教育下,男童今天踢的是椅子,将来也许便会毫无分寸地踹在别人的心叶上。当他狠狠地踹着别人时,他的脚板,长着一块不知不觉的茧;而这块厚厚的茧,是自小在父母的助长下形成的啊!

另有一回,在大庭广众下,看到了一幕让我心重如铅的人间闹剧。

一名约摸七岁的男孩,站在池塘旁嬉戏。池塘里,多尾锦鲤以缤纷的色彩织出了让人心醉的图案。男孩拿着一大包油腻腻的炸薯条,双手一翻,便想倒进池塘,佣人眼尖,劈手夺下。男孩非常生气,飞起一脚,结结实实地踢在佣人的膝盖上。佣人吃痛,颤声说道:“我去告诉你妈妈!”男孩问:“你说你要告诉我妈妈?”佣人说:“是啊!”男孩有恃无恐,又提起脚来,连续踢了佣人两三脚,边踢边说:“你去讲啊,我让你讲个够!”就在这个关键时刻,女主人出现了,她气定神闲地喊着:“汤尼,你在玩啥呀?”瞧瞧,儿子出了狠劲在踢佣人,佣人被踢得龇牙咧嘴,落在她眼里,竟是一场无关痛痒的游戏!

男孩今日踢的是佣人,他日,当养而不教的父亲母亲拂逆他的意愿时,他那双凌厉无比的脚,会不会朝父母踢过去呢。

再有一次,一名穿了校服的小童,在妈妈的陪同下,一蹦一跳地在路上走着。路旁,躺了一只野猫,病痛像烟气一样缠绕在它软绵绵的躯体上。小童经过它身边,说时迟那时快,抬起脚猛力踢去,病猫闷哼一声,像棉絮般的身子飞得老远,当它跌落地面时,我仿佛听到香消玉殒的声音。实在气不过,我大步迈上前,对男童说:“你怎么可以这样做呢?猫……”话还没有说完,男童的母亲便气急败坏地抢着对他说道:“是啊是啊,我和你说过的呀,不要随便去踢这些肮脏的野猫野狗,它们如果被你踢痛了,会咬你的呀!你怎么不顾危险呢!”我一听,整颗心都凉了、瘪了。孩子踢猫踢狗,是任意蹂躏其他生灵的丑恶行径,她没有教导孩子尊重生命之道,却把训斥重点引到其他层面上!

一个惯常用脚把其他生命踢个稀烂的孩子,胸腔里的那颗心慢慢会变得僵硬,像石、像铁。成长之后,在职场上,或者,在社会里,他可能时时会使出“连环三脚”,冷酷无情地滥杀无辜。

踢,是人类的本能。婴儿呱呱坠地不久,便已懂得了用那双粉嫩的腿,一下一下地踢进空气里,快乐而惬意。然而,在成长的过程中,教导孩子如何踢、踢什么、该不该踢,通通是父母的责任。

睿智的父母,会教孩子以坚忍不拔的毅力踢掉妨碍成长与成功的各种困难;然而,溺爱孩子的父母,却放任孩子不分青红皂白胡乱去踢,小则踢椅子,大则踢生命,最后,把自己的品德与人格都踢掉了。

 赞  0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89 − 8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