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可狂拽酷炫萌翻天

 2014/08/28 19:22  纣苡蔺 《深圳青年》  (236)    

如今,打开微信,会发现很多人的头像都换成一张酷似本人的卡通头像。这源于一款手机应用APP——脸萌。英国作家狄更斯在《双城记》里说:“这是最好的时代,这也是最坏的时代。”对创业者来说,瞬息万变的信息时代也是如此。一样东西,在这个时代只要够吸引,就能创造一夜走红的奇迹。譬如“脸萌”,几乎一夜之间,满屏的卡通脸,火爆一时。

2014年的端午节因为一款APP,欢乐得就像过儿童节。一张张打着“脸萌myotee”LOGO的卡通形象在朋友圈、微博等社交网络上,如潮水一般蔓延。有了这款应用,即使不会画画的人也可以轻松定制自己的卡通形象。除了拼自己的,还可以拼好友的,再把头像传给朋友获得点赞。几乎一夜之间,很多人发现自己的手机成动漫世界了。脸萌很快杀入多个APP系统的免费下载排行榜首。没过几天,下载量就突破了三百万,现在用户更是突破两千万!

脸萌火了,最开心的应该就是郭列。郭列是谁?脸萌创造者,90后大学毕业生,创业者,动漫爱好者……和很多创业者一样,郭列也是个“满脑子鬼主意”的人,喜欢追求个性。高中时学习成绩一般,属于“学渣型”选手。后来郭列还因为打架被学校处分,他的班主任比他还难受,哭着对他说:“要不你再读一段时间试试吧?”家里人对郭列也异常宽容。于是深受感触的郭列奋发图强,最终以高考第一的成绩考入了华中科技大学工程设计专业。

但郭列没有“学霸”很久,上了大学后,他经常逃课去参加各种活动。有一天,郭列去参加了一个公益创业比赛,大赛要求参与者去帮需要帮助的人挣钱。这次大赛持续了一年多,比郭列曾经想象中的辛苦得多,每天晚上两点睡觉,熄灯后再借同学笔记本干两个小时。最苦的一段时间他独自在麦当劳折腾,“当时觉得这个事情差点坚持不下来。”但如果就此放弃,郭列觉得没脸见大家,于是咬牙做下来了。最后他们进入决赛,并最终获胜。

这次创业比赛除了让郭列成了大学同学中最后一个拿到学位证的人,也让他和团队里的12个人成为非常好的朋友,更刺激了他日后创业的想法。那时郭列大三,开始对互联网非常着迷,一想到可以做一款产品出来让全世界的人都用上,就觉得很酷。但那时的郭列应该没有想到,这个梦想这么快得以实现。

2011年,郭列毕业后来到深圳,进入梦寐以求的腾讯。但呆了一年后,郭列又有了新想法,他觉得在腾讯“没有那种一群非常喜欢的人做一件非常喜欢的事情的感觉。”郭列觉得太没劲,自己应该趁年轻去做些感兴趣的事情。2013年年初,连年终奖都没要的郭列就这样辞职了。

可真正的创业哪这么容易,之前在学校里的创业尝试不过是小打小闹。没有钱,找团队也不容易,当时只有郭列一人是全职,其他人都是兼职,只有周末才过来一起工作。为了节约成本,郭列基本在家方圆500米范围内活动,好省交通费。当时有个小伙伴跟郭列搭伙吃饭,两人在家自己做,一天的菜钱6块5。那一年,郭列的体重一下子降到100斤。

郭列的创业团队创造的第一款产品叫“微信表情说说”,上线后每天一两百个的下载量,反应不算好。郭列开始寻思别的出路。他和他的小伙伴们都是动漫迷,喜欢看《海贼王》,受到里面“电话虫”的启发,郭列希望做一款可以拟人化的头像与表情,大家可以根据性别、喜好私人定制,于是有了“脸萌”的诞生。

得益于Uface、魔漫相机的红火,脸萌这款亚洲漫画风格的头像制作应用上线后,在360应用商店、91手机助手、小米应用商店、豌豆荚等应用商店都免费获得了首页推荐的位置。郭列的“微信表情说说”以前只有1万的下载量,而他对脸萌的期望是做到10万下载量,结果只用两周时间就达成目标。

这让郭列看到了希望,他想把脸萌做大,于是开始寻找投资。一次活动上,郭列认识了当时的IDG合伙人孙亮,他抓住时机把自己的想法跟孙亮谈了谈。当时郭列并没抱太大希望,结果一个小时后便接到孙亮的电话。2014年初,郭列拿到了IDG首轮数百万元的天使投资。半年后,脸萌创下了过百万的下载量。

即便目前脸萌已经十分火爆,但郭列他们依旧“隐居”在深圳市宝安体育中心旁边的住宅区,一间没有打卡器和会议室的100平方米的工作室,加上电脑、桌凳、书籍、画笔等,就是这群年轻人描绘梦想的工具,他们红着眼睛在这里战斗了300多个日与夜。

如今郭列的团队总共9个成员,包括1个产品经理、4个程序员和4个画家,基本是90后。郭列担任CEO,微博上有名的漫画师“我是肥志”也被他招来了。整个团队对于动漫都有执着的爱,郭列觉得年轻人有很多想法和可发挥的空间,他希望能够打造出一个像《海贼王》一样热血的团队。

郭列的团队确实很热血,脸萌占据应用软件下载榜首后,在来之不易的黄金时间段,团队将产品更新周期由原来每周一次加快到了3天一次。因为离开排行榜之后,下载量会下降10倍,只有做得更好,才能继续排在上游。郭列每天都会召集团队一条一条读用户反馈,产品也保持一周一个版本迭代的速度。仅仅5月,脸萌就连续做了三个版本更新,分别是增加五官的写实度,增加表情、气泡功能,以及增添素材。从直观体验上看,用户使用脸萌的最大乐趣是能够拼凑出跟自己或朋友很相似的卡通人物,而表情、配饰、爱好,以及会说话的气泡等特征,还能适当发挥用户自主性,用有趣的方式去体现自己的个性。

不断更新的代价是,郭列他们平均睡眠时间缩短到每天6个小时。作为一个创业团队,郭列开出的条件也很优厚,不看工作年限,只看有没有激情,能不能做事,绝对不让员工吃亏。

当然,也有人质疑脸萌抄袭了加拿大的自制漫画应用Bitstrips及国内的“魔漫”,但郭列觉得脸萌的表达形式更丰富,可以通过拼图,满足年轻用户各种情绪宣泄,正如他们产品所描述的:我的梦想是让每个人都有“狂拽酷炫吊炸天”的卡通形象,而郭列认为脸萌跟魔漫相机的最本质区别有三点:1、脸萌的创意是有色彩的画风,更萌;2、用户参与度更高;3、脸萌是通过卡通抒发年轻用户在虚拟网络中的情感。

对于未来的发展,郭列一直很清晰,“希望基于用户自身的漫画形象开发手游。”脸萌也计划接入社交账号,使用户可以随意拼接彼此的照片,同时为脸萌增加社交漫画的功能,增加用户黏性。不过作为一款免费软件,寻找盈利点也成为脸萌团队所要面对的问题。或许用不了太久,脸萌会再次迎来爆发式增长,也或许,它会和许多应用产品一样,如流星一般,火过一阵就沉寂了。郭列对此很淡然,“现在的暴涨非常不正常,我们的目标用户是年轻人,很多其他年龄段的人群从众进来,最后肯定是会离开的,这个很正常。但个性化表达是年轻人的刚需,我们对这点深信不疑,所以自己会一直怀着好玩的情怀坚持做满足年轻人需求的产品。”

 赞  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8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