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不能只是高大上

 2014/09/27 11:48  安文洁 《深圳青年》  (208)    

替农民工找工作,要先了解他们的需求

“我们找工作肯定要求有社保,他们一听有社保会掉头就走。我们找工作时没听说谁要花钱,应聘时一般也都是和企业直接面对面。他们遇到的大多数都是中介,而且都要交钱。”李冠志说。他讲了一个小伙子找工作的故事,小伙子本来是快递员,想换一份工作,在一个综合信息网站上的招聘栏目看到一家公司可以提供保安、服务员等工作。到那后对方让他先交300块,他知道遇到了中介,可还是把钱交了。对方介绍他去一家公司做保安,去了之后那家公司又让他交500块服装费,他也交了。没想到这是一家代理公司,专门代理保安业务。这家公司又把他派到一家物业公司,物业公司让他交1000块的押金。这下小伙子意识到自己上当了,而且是一条龙的骗局,他回到保安公司讨要500块钱,对方只还给他300块。再去第一家中介公司要那300块时,一分钱都没要到。

自从创办速来网后,这样的案例李冠志常常能听到。他说,农民工在找工作时会遇到种种白领不会遇到的问题,有些甚至让你觉得匪夷所思。当他告诉对方可以替他们找工作时,所有的农民工第一句话都是问怎么收费。此外农民工最大的特点是流动性大,一份工作通常不会超过半年,有时抽根烟的功夫听说对面的餐馆每月多给50块钱,可能回去就搬行李到对面工作了。对他们来说,稳定并不是首先考虑的,收入多一些才最重要。另外他们不喜欢有社保的工作,因为这意味着每月要从自己的工资里扣去几百块钱,而流动的工作性质让社保不能成为一种保障,反而成为一种负担。

李冠志之前对农民工并不了解。他的专业领域为数学和互联网云计算,先后在英国牛津大学和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大学攻读硕士和博士,曾经在美国微软研究院担任研究工作。2012年初,李冠志回国后进入了一家物联网研究院担任常务副院长,不久他发现这份工作的内容和他之前想像的不一样,在国外这样的研究院是担任具体的互联网研究工作,而现在他的工作通常是写报告,自己还不到三十岁,难道就这样过一辈子?他决定辞职,自己创业。

李冠志说,“互联网最初那群人都是在跑马圈地,现在分得差不多了。现在就是两条路,第一种就是跟他们比,像美团,打时间差、速度战,迅速做起来,但这种成功的概率比较小。第二种就是找一个还未开垦的。我选择第二种。”2012年7月,李冠志成立了北京涌金冠泰科技有限公司,其产品速来网是对接中小企业和农民工的劳务资源交易平台,专注于中国的低端用工市场。

别人做互联网是高大上,我们是苦脏累

创业伊始,李冠志就知道这会是个苦差事。他说自己高中的时候,老师出过一篇作文:给你一串葡萄,你是先从苦的吃起,还是先从甜的吃起。“当时我不理解为什么出这样一个题目,当然从好的地方开始吃啊。但后来我明白了,当你从坏的地方开始吃的时候,是越吃越甜的。当你从好的地方开始吃,你会越吃越苦。我做速来网,就是选择了从比较差的地方开始吃,因为这个市场远没有成型,也没有模式,一片荒芜。”

这确实是一个巨大的市场。中国的春运有多难,这个市场就有多大。李冠志说,去年春运人口迁移达30多亿次,大部分都是农民工。

虽然市场大,但互联网大佬们没有一个插手这个市场的,因为这个市场的两头都太难做了,“一面是中小用工企业,一面是不擅上网的农民工。在面对企业时,我们要努力得到真实的信息,因为很多时候他们所承诺的工资是暗含着许多附加条件的,在这上面我们花费了很多力气。面对农民工时,我们刚开始需要去扫街,直接找到他们并一一解释用我们的网站找工作有什么好处。”李冠志说。为此,他和同事们在炎热的夏天出入各个工地、餐馆、农民工的出租房,去村里贴广告,有时还要到火车站去做推广。“别人做互联网是高大上,我们是苦脏累。早上特别不想起,这种苦不是一般人能吃的。”李冠志笑着说。

对于李冠志来说,传统的互联网营销渠道对速来网没有多少意义,“很多互联网相关的活动我们都不能参加。因为其它的创业者参加活动,在现场推广自己的产品,台下的每一个人都可能是其潜在客户。但我们每次参加类似的活动,绝大多数都不是我们潜在的目标人群。当你面对的是农民工这个市场,你的方法就完全变了,因为他们同互联网是完全割裂的。”起初,速来网还计划在百度搜索引擎上做推广,后来他才发现,这些钱即使花了也只能打水漂儿——工人们上网几乎只用QQ,找工作时也几乎没有上搜索引擎搜索的习惯。

由于对农民工群体不了解,他们刚开始吃尽了苦头。为了给深圳一家家政公司提供用工,李冠志到河南好不容易召集了100名待业女性,带着大队人马浩浩荡荡奔赴深圳。谁知到了家政公司“交差”时,随行的100个人走得只剩下了5个。“结伴打工的人都有同乡情结,对家人的牵挂也会传染。乡愁一旦扩散开,他们会集体退出打工队伍。”李冠志意识到,他需要从头了解这个群体。随后,李冠志应征成了河南富士康工厂的一名流水线工人。每天连续8小时机械的安装动作,让第一天下工的李冠志就浑身酸痛。不过他也由此获得了和工人们零距离接触的机会,拿到了速来网的第一手用户习惯调查资料。

对于用工企业的信息核实是他们工作的另一个重点。网站创立伊始,一个用户通过速来网找到了一份工作,去之前被告知的条件是“每天工作6到8个小时,月薪3000元钱”。到现场报到时才发现,实际底薪只有1650元,原本承诺的3000元月薪余下部分全都得加班才能到手。此后,李冠志坚持每个合作企业所承诺的任何信息都要派专人现场核实后才推荐给用户,信息要求详细到每天工作时间是几点到几点,每个月休息具体哪天,都要明确说清楚。一旦发现承诺与事实不符,这家企业就会被列入速来网的“黑名单”。

对于网站的盈利问题,李冠志说,传统的劳务中介公司,从每个农民工手上收取几十元到数百元不等的介绍费成了重要的收入来源。而他一开始就打定了“羊毛出在牛身上”的互联网思维,不向用户收费,聚拢足够的人气,提供更好的服务,向企业端收费。

上速来,找工作更靠谱

2013年7月,速来网从近五百个申请的项目中脱颖而出,成为微软孵化器第三期成员,是这期入选的十七家之一。微软孵化器旨在帮助互联网创业者实现梦想,给予创业者的条件非常优厚,包括免费为成员提供价值六万美金的WindowsAzure云服务,免费使用微软亚太研发大厦的办公场所六个月,得到由行业专家及技术专家组成的导师团指导,同时获得多方面培训、融资机会对接及多种创业资源,而微软并不因此占有创业者的股份。

速来网之所以能够在几百个创业项目中入选,除了微软看中它的发展前景和商业价值,还在于它所承担的社会责任感令人感动:服务低端人群。

目前,速来网已经获得来自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和华光资本董事长张永汉的天使投资。徐小平说,他特别赞同李冠志的创业观念,他自己之前也是干苦活累活出身的,对于这样的创业者非常有感情,也相信速来网的前途。

现在速来网已经成功帮助一万多名农民工找到了工作。这些农民工也成为他们的忠实客户,再次寻找工作时,他们还会求助于速来网。

在大城市,对农民工的需求远远大于供给。走在北京的街上,可以看到很多餐馆都贴着招聘服务员、清洁工的广告。建筑工地、保安等工作岗位也都供不应求。李冠志说,“用工荒问题一直是一个很棘手的问题,是一个刚性需求。但是现如今,农民工就业难也是一大难题,可以说这是一个双向问题。”他说,其实互联网从某种意义上讲,就是一种技术,这种技术给大家提供一种快速的信息分享和交互的技术,这是互联网的本质,而农民工找工作的需求其实很符合互联网的本质。

接触过很多农民工之后,李冠志说他们在找工作时,最基本的要求是“靠谱”。他们所说的“靠谱”,是指用人单位所答应的工资数额是真的,干完活能拿到钱。他希望能用科学的方法来探索这个农民工就业难题,通过互联网性质的平台搭建一个双向交流、一方监督的平台,让他们找工作更“靠谱”一些。

 赞  0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35 =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