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暖

 2014/09/21 19:07  蒲沁娣 《做人与处世》  (295)    

小小的沙漏无声地翻转,它记录下的时光,有谁和我一样,不曾遗忘?

泰戈尔说:“世界以痛吻我,我要回报以歌。”其实每个人都在怀念曾经温暖过自己的一切,就像我依旧记得那年夏天,我和倩手拉手,躺在操场上,看着蔚蓝的天空,哼着属于我们的友谊之歌,虽然平淡,经历时间的打磨,依旧光彩夺目。那年夏天,我们彼此珍惜,说好要一起长大。

站在青春的天堂里,采撷一缕阳光,毅然把温暖放在心里,装进梦里。总是认为青春的扉页上就该写满张扬,写满叛逆,写满笑和泪。我和倩可以不管不顾,即使会使很多人不满。高兴了可以大声地笑,难过了可以痛快地哭,喜欢做的事就放手去追逐,一些厌恶的人可以大声地斥责,也可以牵着彼此的手,肩并肩走过一段很长的路。

因为我们年轻,仅此而已。即使会不可避免地被青春的尖锐棱角划伤,但我们还是会傻傻地相信希望,相信明天,还是会固执地双手合拢。现在的我,依旧会傻傻地张大嘴巴仰起头,希望那样做可以看见更广阔的天空,看见鸟儿自由自在地飞翔,希望自己可以离阳光近一点,再近一点……

太多的感动总是让我流泪,或许真的是这样,当你换一种角度去看身边的人和事时,那些所谓的伤痛就会变得微不足道。其实,感动自己的往往是那最真实的美好瞬间,韶华流逝,一些刻骨铭心的经历终究会凝成珍珠,在生命的暮年里,散发着深深浅浅的光,折射出久远的人,久远的景,久远的情。还有那些曾经洒落一季的雨,在那条雨润烟浓的马路尽头,两个咬着棒棒糖的傻丫头傻傻地笑。

于是,我很欣慰。毕竟,纵使青春短暂,但还是有很多温暖的东西是值得留恋与回味的!

雾总是来得漫不经心,如同离别一样,一切都在瞬间变得影影绰绰。只是那些最单纯的、不掩饰的、自心灵流淌出来的友情,才是永恒的。其实我和倩都明白,我和她现在更像是一对依偎在一起的小动物。我们只有更加了解彼此,拼命地从对方的身上取暖,才能在小小的心房里装下大大的梦想。但我怕,我们会成长为两只小刺猬,在互相取暖的过程中,又把身上的刺深深地嵌入对方的血肉里,从此万劫不复……

但倩说:“这不是忧伤,这是悲凉大地上一朵盛开的小小奇葩。”我们都笑了。“好吧,那就让这朵小小奇葩温暖地绽放吧!”

放下笔,推开窗户,看到阳光射进来,落在脸上,很温暖。

 赞  0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68 + = 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