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茗

 2014/09/27 22:38  黄振芸 《做人与处世》  (274)    

鼠城的城门正对着夜空中最亮的星,在夜色的掩映下,上演着一出繁星璀璨的戏剧。鼠城中有一家特别的茶馆,它的主人是猫婆婆。晚年吃斋的猫婆婆,开了这间茶馆。茶馆在生意兴隆的同时,也兼任感情大使的角色。

今天在猫茶馆的包间,是一名叫作小T的雌鼠。小T啜着杯里的茶,毫无保留地将自己的故事讲给猫婆婆听,故事主角是一只叫M的雄鼠。猫婆婆一边将空下去的茶杯倒满,一边抚摸着小T颈部的毛,一边说着慈祥而宽慰的话。

猫婆婆的茶被称为猫茗,有着让所有鼠族无法抗拒的魔力。由猫婆婆亲自斟上猫茗,被认为是幸运的开始,甚至有鼠说,在茶叶中仿佛可以闻到自己的味道。小T今天无疑是十分幸运的。

深夜,小T终于放下茶杯,向猫婆婆道了谢,回家去了。小T认为今天运气挺不错,可M却觉得小T越来越奇怪,越来越频繁地出入猫茶馆,精神也越来越亢奋。

突然有一天,小T不见了。鼠族警察开始全城搜索,可没有发现任何线索,只能草草了案。可M觉得猫茶馆一定与小T的失踪有关,于是他扮成一名茶客,在茶馆中一掷千金,谈吐豪迈,就是希望有朝一日可以进入猫茶馆的深处。

终于等到机会,M因花大价钱买下一杯猫茗,被请入包间饮茶。“一定要把握住机会!”M暗暗想到,“一定要救出小T。”

或许是决心使M抗拒了猫茗的诱惑,终于他在猫婆婆出去更盏时,在地板下找到了一个入口。那是一条阴暗不见底的隧道,M给自己鼓了鼓气,毅然地潜了进去。

不知过了多久,等走到有光的尽头时,却发现猫婆婆已经等在那儿了。

“你终于还是来了。”猫婆婆的声音沧桑、慈祥,却带着狡黠,“何必作践自己呢?”猫婆婆身上穿着猫族制式的军装,领口的猫牙闪闪发亮。

M紧握手中的匕首,准备进行殊死搏斗。猫婆婆仿佛发现了他这个动作,从肉掌中缓缓伸出三根利爪,轻蔑地舔了一下……

猫婆婆并没有杀掉M,而是把他抓在爪心,在他耳边阴森地说道:“走,我带你去见见你的小T。”

猫婆婆一路带M经过很多玻璃房子,房子里无数鼠族被奴役,猫茗仿佛罂粟,不可能轻易戒掉。所有的房子围成一个圆圈,在最后一个房子里,无数的原料和着鼠的血肉被培制成新鲜的猫茗——难怪有鼠说可以在茶中喝到自己。

圆圈最中间的房子里关着小T,她已被折磨得全无鼠样。M也被扔了进去,他连忙抱住正在瑟瑟发抖的小T,一边轻言安慰,一边冷眼瞪着猫婆婆。他不知道猫婆婆会怎样折磨他们。

“哈哈——”猫婆婆阴森、贪婪地笑了,“我不会杀你们,我会在你们最痛苦的时候将你们制成顶级的猫茗,到时不知道有没有茶客品得出你们的爱情?”猫婆婆转身去了,只剩下一座座房子矗立在黑暗之中。

 赞  0
,

共一个关于 “猫茗” 的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22 − 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