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夏光更漫长的是诗和远方

 2014/09/16 14:26  蓝与冰 《意林12+》  (300)    

朱晓晓是在五月初的一天去高中部闲逛时被赵阁弈叫住的,他边拽着挂在脖子上的毛巾擦汗边笑嘻嘻地说:“同学,你有事吗?帮我看一会儿球呗?”彼时的太阳正在喷火,赵阁弈看样子是刚打完一场篮球赛。胸腔里满满的兴奋情绪等着去发泄。朱晓晓愣愣地点了头。

赵阁弈嘿嘿一笑,把篮球甩给她,转身跑走了。没想到,朱晓晓坐在体育场旁边的长椅上一等就是六个小时。等到赵阁弈终于和朋友骆青杨一起回来的时候,朱晓晓已经晕得不行了。赵阁弈笑笑,拍拍朱晓晓的肩膀说:“哈,今天篮球赛赢得可真漂亮!结果大家让我去送球,体育室却关门了,还好看见了你。念在你替我看球的份上,以后叫我哥吧,我罩着你。”

那以后,朱晓晓和二人成了朋友。赵阁弈似乎很中意这个新认识的小学妹,总会拉着她的胳膊带她跑到高中部的领域乱蹿,然后惬意地向朱晓晓讲着生活中琐碎的小事。正值中考备考期的她,除去每周被赵阁弈叫出去玩的时间,朱晓晓剩下的时间就全是复习了。

中考结束后的那个暑假,朱晓晓人生里经历的最精彩的夏天,几乎每天赵阁弈的手机都会欢快地叫嚷着唤她出去。

那天,大家约好一起去爬山。爬到半山腰休息的时候,朱晓晓一个重心不稳,不受控制地向左边栽去。她慌乱地一把拽住了赵阁弈的左手腕,谁知那只手竟然没去拉她,反而是触电一样,用力甩开了她。那一瞬间朱晓晓心里被抛弃的难过甚至超越了心底的害怕,绝望感和恐怖让她的手都失去了力气,就要跌下去时,骆青杨抱住了她。两人惊心动魄地滚了下去,刚好摔在了石台上。朱晓晓起身时嘴唇都吓白了,后怕一样全身都在抖。

回家后,朱晓晓的手机快要被赵阁弈的短信挤爆了。他发来的信息是成段的“对不起”,因为对他的行为太过失望,她一狠心将他的号码列成了黑名单。

原本以为不联系赵阁弈后生活可以变得轻松,可接下来的日子的节奏却猛地慢下来了。无聊之际,朱晓晓决定邀骆青杨出来聊天。

朱晓晓失望的心情很快就在骆青杨的话里转变成了震惊。原来骆青杨和赵阁弈十年前就是死党了。赵阁弈小时候爸妈就离了婚,他是奶奶一手带大的,可就在他十岁的那年冬天,最亲密的奶奶因突发了心梗去世后,他因为太过思念奶奶曾经割腕自杀过。虽然被及时抢救过来,但自那次事件后,他伤到了动脉,所以那天他才会下意识地甩开她的手。

骆青杨的话像是炸药,把朱晓晓心里所有对赵阁弈的情绪都炸得一干二净。骆青杨还说,赵阁弈从一开始就喜欢上了她。他在自己等了一下午篮球的那个晚上曾微笑着对骆青杨说过,他等的那个善良的姑娘终于来了,他愿意用所有的认真和执着来补偿她那一下午的等待。

骆青杨抬起头,目光苍凉却还是挂着笑:“对于这样在意你的人,你还忍心变成陌路吗?”朱晓晓不语。

朱晓晓最终离开这所城市是在九月初,她的父母因为工作调离临时去了别的城市。她没告诉任何人,之所以选择了默默离开,是因为她不忍心去辜负赵阁弈心头的念想,担负不起那么美好的形容词。可是以后的她不会了,朱晓晓已经下定决心,在离开的日子里要很努力地成长,去做赵阁弈心上的那个善良的姑娘。毕竟远方比一个夏天要漫长得多,她会等到自己满意的一天回来,向着等待了她好久的温柔少年飞奔而去。

 赞  0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5 + =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