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花开

 2014/09/10 18:52  山黛无言 《小溪流(成长校园)》  (239)    

北方的夏天不似南国之夏雨水丰沛,而是直截了当、轰轰烈烈的热,就像我们的青春。

沈清嘉第一次遇见他,时值高一学年末,在学校的篮球场上。沈清嘉被好友于星彤拽去篮球场寻觅帅哥。沈清嘉抱着矿泉水瓶刚迈进篮球场不到十步,就被一个篮球从后方砸中小腿。她正要转身看到底是谁干的,一个高大的身影挡在她眼前。“同学,实在不好意思啊!”看他这么有礼貌,沈清嘉不打算再计较。没想到,男生又追问了一句:“同学,你叫什么名字?我觉得你挺眼熟……”“我叫YAS。Youarestupid(你真愚蠢)!”看到他身后跟着两个捂嘴偷笑的哥们儿,沈清嘉甩下这句话就走了,留下那个男生一脸尴尬地笑着。

虽然沈清嘉知道这是一种很无聊的搭讪方式,还听到一旁看热闹的队友揶揄刚与沈清嘉搭话的男生,但她还是觉得这种感觉不错,不觉红起脸来。她记住了这个叫陈木易的男生。

当沈清嘉再次邂逅陈木易,已经是高二分科时。沈清嘉和于星彤所在的班级被划定为理科班,她们选的又是理科,所以直接留了下来。班里走了十九个选文科的同学,又分进来十九个选理科的同学。在他们排队进门时,沈清嘉看到一个颇为熟悉的身影,是他——陈木易。

原来,陈木易和坐在后面的唐亦笙在初中就是好哥们兼好同桌。所以,陈木易也就顺理成章的成了沈清嘉的后桌。两人相视而笑,默契地都没提初次见面时的尴尬。但慢慢相处下来,两人竟越来越投机,经常在一起说说笑笑,十分融洽。连于星彤都忍不住要问:“你不会对陈木易有意思吧?”

对于于星彤的问题,沈清嘉虽然嘴上不承认,心里却犹疑:我对他,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呢?沈清嘉回忆心头的悸动,会感到一丝甜,她知道自己内心深处已悄悄开出了一朵花。

今年冬天,临近考试,沈清嘉如往年一样无缘由地感冒一场。沈清嘉因一道数学题头疼了许久,决定向陈木易讨教。陈木易讲完题,还十分认真地看着她的眼睛说:“你要听话,多喝热水,好好吃药。”沈清嘉觉得那束目光直直地刺到她心窝里,激起一阵又一阵涟漪。她笑了笑,也认真地看着陈木易的眼睛说:“好,我会听话的。”

也许是因为有陈木易的存在让沈清嘉心情舒畅,她觉得今年冬天不似往年那么寒冷,而春天也悄悄来临了。春天的舒适让同学间的交谈比平时多了不少。坐在于星彤前面的陆青青最近经常找沈清嘉聊天,而且话题总会转移到陈木易身上,这让沈清嘉隐隐感到不安。

沈清嘉怎么也想不到,这种不安竟会在一个平静的午后得到证实。陆青青和一个女生聊天时挡住了原本就不宽敞的过道。陈木易通过时,竟向陆青青做个鬼脸,并且把双手放在她的双肩上轻轻施力,使她挪出一些空间。沈清嘉看到这个亲密的动作,心中顿时翻江倒海……

那日之后,沈清嘉心中难过,可既然从一开始就选择把这种爱慕埋藏在心底,那么悲伤她也同样不想让人知晓。沈清嘉选择了像以前一样欢笑,一样与周围的同学谈天说地,好像什么都没发生。

十六七岁的小女生,谁不曾期待过所谓的爱情?不过,人总要向前看,一直沉浸在幻想里不现实,况且她的人生才刚刚开始,明天又是崭新的一天。

回望那时花开,犹忆一场烟雨。脚步,终究要继续前行。

 赞  0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6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