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份爱

 2014/09/05 14:58  李浩特 《做人与处世》  (214)    

都说父爱火热,我却不以为然。爸爸总在逗得我眉开眼笑时“邀功请赏”:“你看爸爸对你多好,快说‘我爱爸爸’。”这话我本是愿意说的,但听他如此强求,我便像一头顽固的小牛,就是不肯说。他着急地拍我脑袋:“快说!”我故意大声喊:“我爱妈妈!”哪有爸爸用如此方法逼小孩示爱的?

都说父爱从不马虎,稳中求细。听到这话,我的脑海便会浮现儿时的一幕。那天阳光明媚,爸爸带我去健身场。我攀上两米高的单杠。趴在单杠上,望着下面成群的蚂蚁小人,我那个心哪,像当了国王似的。抱我下来时,他对我的叮嘱视如空气,使劲儿拍胸脯:“放心吧,你老爸是最好的避风港!”可他却手一抖,把我摔了个仰面朝天,下巴流了很多血。他面如土色,手忙脚乱地扛着我去医院。摸摸至今犹存的小伤疤,我对他多了个不可磨灭的印象:非免检,不值得信赖。

于是,我对爸爸的不满日益累加,甚至把和他顶嘴当成爱好,把他赐予我的亲情熟视无睹。可是,当我偶然间翻看一本相册时,我呆住了。那里有许多我咿呀学语时爸爸陪伴我的印记。那时他很年轻,戴着一副黑边眼镜,很瘦,和现在判若两人。他手中抱着小小的我。哦,他刚刚开始体验做父亲的快乐。微笑中我开始重新思考,为什么我始终不愿意接受爸爸给我的爱?

父亲的爱不宽广深沉吗?记得小学时把72分的红叉卷摆在他面前时,他的表情异常凝重,竟放下他爱不释手的烟,整整在书房坐了一夜。次日清晨,他没有“公鸡打鸣”诱使我起床,只在我床头放了一封信,上面密密麻麻地写满解题思路。

父亲平常的爱不是发自内心的火热吗?那次我参加比赛,紧张得不知所措,他也和我一样提心吊胆,却故作冷静地安慰我:“怕啥?你在家里都弹过好多遍了,咱是‘台上十年功,台下一分钟’!”我笑着纠正他:“是‘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啦!”他笑着说自己迷糊了。我带着他的鼓励登上舞台,弹出的音符如行云流水一般。领奖时,却不见他的身影,妈妈说,他去北京出差了。

父亲的爱不细致入微吗?冬天,我步行去上学,总觉得穿上几层衣服也不暖和。爸爸便把他的手伸进我的手套里。霎时间,我觉得一股暖流从手上一直涌进心里。他把买来的烤红薯分成两份,一半给我吃,一半捂在脸上。寒冷的夜有了他,我快乐而温暖。

我幡然醒悟,爸爸给我的爱是无法诠释,无法复制的。它朴实无华,却又五光十色。即便爱的方式有些生硬,我亦享受我们互相把棱角磨平的感觉。其实他在我心里也一样,在生命中不可缺少。

 赞  0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32 =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