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乡

 2015/02/04 13:10  钟荧 《做人与处世》  (282)    

曾经不懂,为何一提到度假二字耳边便会响起海浪的绛蓝色呼吸,在万里江山中茫然寻觅许久,直到遇见这里。

有些海需要你浸泡在苦涩的水中感受它暗流的澎湃,有些海需要绝妙山景瞭望渺远的水色天边,有些海需要岩缝中吐着泡泡的细小虾蟹吸引孩童的嬉笑视线,但这片海不需要任何特色。只要坐在路边树下,沙滩尽头,思绪便会随浪花拉远直至海天一线,默默发呆的人瞬间会被大海的气氛包裹,又像被大海安然陪伴。

难得有这样的海,蓝色纯粹温柔,澄澈到极处反是浓艳。却又不仅仅是单层的渐变铺陈,阳光下微妙的细节颜色斑斓。在这种颜色下,其他的一切反倒成了点缀,细白沙滩成为背景,高远天空黯然失色,没有任何事物比得上那一抹在心底不断重复铺陈的蓝,甚至包括我们本身在内,魂魄早已被摄去,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在视觉之上,一个人,只剩下了一个视角,被这美彻底征服,只敢作为它最卑微的见证。

自然永远可以轻易征服我们,它的手柔婉如三月随风浮动的柳丝,暗带的磅礴气质却让人只能望其纵横捭阖,我们愈是折服,便愈发的无法拒绝。或者是不忍,总觉得这一切太过美好宛如梦境,却又不像杏花江南般脆弱易碎,大海一双含笑的蓝瞳显尽胸中光风霁月,倒似我们踏错了世界,做错了梦,在浪花的幻影里不知如何是好起来。

少年时永远向往着远方,眸底的晶莹中便驻扎着那样的一个被称作天涯海角的梦。后来将纤细敏感全部托付给岁月,作为成长沉重的代价,那些转瞬即逝的梦境便真的成了简单的错误,只有在午夜梦回时才能借着月光想起。如今我们与如织游人一样,踩着这陌生的土地,同孕育自己的小城相隔千里。却不知以此为家的人们,他们的乌黑瞳仁里,远方又该作何定义。

沧海桑田后的心境,我还并不想懂。但人生独来独往,无论多久的陪伴,最终不过一场聚散;无论拥有多亲切的故里,也逃不开最终无根的漂泊。

还好有大海,如此深沉包容,不会在乎面前怔忪的异乡人来自何方。据说这里是所有生命的起源,母亲的怀抱,永远被称为故乡。

纯粹的颜色,流畅的曲线,潮水袭来的一霎,整个世界都露出了温柔的笑容。我依旧站在那里,身后破碎的记忆随风而去,只剩下灵魂无声,等它给予我安慰。即使这是逃离了生活轨迹的梦境,也会让人甘愿沉沦其中,更何况,自然真的拥有神之手,轻轻扬起,便洗净了风尘。

霞光漫天的时候,我们已经离开了海边。黑色的椰子树在想象中迎风摇荡,屹立在潮水中的礁石宛如严肃的面庞,坚守着日月变换,任时光开出大片白色的花朵,又转瞬即逝。我不知道那片深碧色的氤氲是如何沉下来的,在夕阳折射出最灿烂的橙色光华之时,水面下该如何悄然铺开最深切的黑暗。厦门大学的芙蓉湖畔,黑天鹅弯下柔柔的脖颈,一小片异样的靛青稳稳浮在落日余晖旁,点点被黑暗收尽。却不知为何,只令我想到海。

太过伟大的美丽会将自己的痕迹留在每一个接近过的生命中。这座城市早已被侵蚀,无论我走到哪一个角落,都会有涛声绵绵,无尽无绝。又或许它只是在我的心底悄悄放了一束白浪,从此风花之间,雪月之上,海水蔚蓝的印记再抹不去。大海修饰一个灵魂,本就轻而易举。

风起,记忆的海面上,涟漪渐渐荡开。那些因为逃避而变得浅淡了的印痕,又重新鲜活起来。生命如萍四散。然而总有一些感动,让我们的脚步得以稳定从容。

指导教师 钟金胜

 赞  0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2 =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