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夏天走失的友谊

 2015/01/07 12:43  张琛 《做人与处世》  (450)    

我想起一句诗:那句诗让我如此地想念你。

2014年的春天,下了一场小雪。那些白色的粉末掉入江中,我甚至能听到“噼呖噼呖”的声音。我在江边等着船靠岸,随着人群一起被挤入船舱。鞋跟踩在铁皮上“嘣嘣”作响,冷风灌进来,吹得眼里全是泪。

16岁的夏天,虽然天空没有大朵大朵尽情舒展的云,也没有能够恰好将我的长裙撩到膝上的风,却有着异于往年的闷热。我啃着大西瓜,冰箱里的冰淇淋也被我一扫而光。那一年的生日蛋糕没有往年的大,这多少让我有点兴趣索然。但我在许愿的时候有用心地双手合十,也鼓起腮帮吹灭了16支蜡烛。那日我发短信给你说,希望我们永远是朋友。10分钟后收到你的回复,是一则语音,电子合成的《生日快乐歌》,叮叮咚咚的很欢快。

和几个朋友去吃麻辣烫。我站在街道上等你,有家店在放苏打绿的《小情歌》,然后我回头,遇见你正寻找我的眼神,风把你的脸拂得很温柔,你笑容明亮,我招手让你过来,青峰在唱:“你知道,就算大雨让整座城市颠倒,我会给你怀抱。”

那一天,我们并行在林荫道上,斑驳的光影汇集成一条小小的河流,树叶青翠,水泥地面还是湿的,空气纯净得好像一个梦。我对你说,我们都太年轻了,这些感触都是真的。

那年夏天我做过一个梦,梦见一场大雨,雨水将我手里的信打湿,你从及踝深的水里离开,天未放晴,灰蒙蒙的天让人特别心疼,而你越走越远。

最后一次吃冰棍的时候,我看见对面的楼顶上停了一群乌秋,队形整齐,为首的乌秋振着翅膀飞起来,其他的乌秋也都跟着扑腾,我突然感到一阵凉意。秋天到了。这是那个夏天留给我的最后一个记忆。

2013年的秋天,是我最不愿意回忆的季节。我们在这个秋天开始争吵,我从来没有想过原来友情里也可以遍体鳞伤。我和你赌气,摔碎了一只瓷杯,扔掉了积攒许久的信件,清空短信。那天在我的QQ界面上你的头像一直闪啊闪,我以为你会说抱歉,你会说我们和好吧,就像从前的无数次一样,但你没有。没有例行的晚安,也没有任何温暖人心的话语。

你只是说我无理取闹,原来不知不觉间我已变了这么多,你说也许我们就不该靠近彼此,这样反而会禁锢对方。我们就像两颗行星,当你在运行你的世界轨道时,我在远离你。

最后你叫我不要再写信给你了,我说OK。反正我从来不是什么好人。

你终于看清了我,所以你离开我。

最后一次吵完架走回去的路上,我塞着耳机一直在听五月天的《温柔》,手里拿着一根烤好的玉米,都不知道怎么开口咬。夜里我躺在床上,脑海里全是你的背影。呼啸的风声像在提醒我,这个人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我闭上眼,都能听到眼泪落在地上破碎的声音。

还记得上一次我们站在窗前,温暖的阳光落在繁盛而美丽的香樟树上,空气里有着玻璃般明净的味道,天空像海一样澄澈。

我问你:“你会不会忘了我?”

你说:“Iftimepermits,Ican.(如果时间允许的话,我会的。)”

 赞  0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25 − 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