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子弹的昨天今天明天

 2015/01/15 18:14  陈孝则 《做人与处世》  (268)    

四天前,第一次离开兵工厂,我到了一个陌生的狭小的空间。可就是这么个破地方,却挤满了我的同伴,同伴告诉我:“我们在一个老兵的腰上。”我透过子弹夹上的洞,看到一片军绿色,晃啊晃。

军绿色很快就变成了一片黑,也停止了晃动。老兵把子弹夹打开,一颗一颗小心地擦着。我看见一群士兵围坐在火堆旁,讲着少儿不宜的话题。“嘿,你们从哪儿来?”我回过头看了看,是把枪在讲话,“你们真幸福,虽然没脖子没腰,却能飞。知道吗,穿过田野,飞向蓝天,那感觉超赞。你们没上过战场不知道那种感觉。”在他绘声绘色的描述下,我们油然而生一种优越感,对飞有了向往。

早上,战争开始了。战争让我对飞充满渴望。我看见老兵在枪林弹雨中匍匐前进,等爬到一位受伤的同志身边,他拿起枪,摆好位置。弹夹里的我怀揣着激动的心情等着飞翔时刻的到来。然后我们看见老兵在死掉的同志身上借了点血,接着,我就听见身边的同伴愤怒地喊:“妈的,装死!”

晚上的火堆旁少了很多人。今天老兵没有擦我们,他忙着给士兵们做演讲,他说:“我们真幸福,虽然没肉吃,却能活下来。我有个孩子,知道吗,带孩子游泳,那感觉超赞。你们没有孩子不知道那种感觉,为了孩子我不能死。”

又一个凌晨,好一阵喧闹,一睁开眼就是夜色夹着火光。老兵嘶哑地喊着敌军偷袭。我有点没良心地窃喜,又一个机会来了。还没缓过神来,我见到一个同类朝老兵飞来,他的身体从空中划过,这就是飞翔的美妙吗?然后老兵重重地摔在地上,这次他来不及装死,他真的死了。我迫不及待地问嵌进老兵身体的同类:“兄弟,飞得过瘾吗?”他一脸木讷,在老兵的身体里说了一句话:“我只知道我毁了一家人。”我有点疑惑,飞翔不是很爽吗?

敌军赢了,我和同伴成了战利品。从一个弹夹到另一个弹夹,我问新同伴:“飞翔快乐吗?”它白了我一眼:“我又没飞过。”

昨天,我的新主人,一大早就把我带出来。晃了很久后,我们在一间茅草房前停了下来。接着,是一个小女孩恐惧的眼神,一个老人坐在摇椅上,眼里有些难过。新主人抢完粮食后,小女孩说:“叔叔,粮食给你,你放了爷爷吧。”新主人摸摸小女孩的头:“当然了,我们不会伤害你们的。”小女孩在老人的叹气声中笑了,随后,两声枪响,一大片飞鸟惊起。飞翔,在我眼里变成恐惧蔓延。我开始颤抖。

今天,我只记得在血泊中,我对那颗探出头的子弹说:“我毁了一家人。”

选择忘记昨天,是我的想当然,经历过的事情,只是以忘记为由不再提起,不提起不等于忘记。

指导教师徐秀女

 赞  0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7 + =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