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密匙

 2015/01/13 19:06  杨沐霖 《做人与处世》  (432)    

像每个人都有埋藏在心底的秘密一样,每个人的青春都有自己的密码。只有在思索和孤寂时,才会把藏在里面的灵魂放出来,抚慰一下,营养片刻。

短暂的回忆,瞬间的挣扎,是开启青春之锁的密钥。

在我家客厅的墙壁上,悬挂着一幅我九岁时书写的隶书作品,是抄录苏轼的《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词人直面风雨,超然世外,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泰然从容的态度,一直是我人生的榜样。这幅作品曾经荣获“山东省少儿书法二等奖”,这也是整个学习书法过程中我最高的荣誉了。

我六岁开始临摹楷、隶、篆、草碑帖,到十五岁初中毕业。十年间,每天半小时的临帖雷打不动,有时还会因为书写不认真,被追加练习。可能因为年龄小,骨骼尚未成形,握笔需要用力,到现在我右手食指都有些微微向内弯曲。

父亲对我临帖要求很严,稍有走神,就会受到斥责或惩罚。有一次因为书写不规范,父亲一生气,接连踢了我二三脚(疼得我好几天练不了篮球),并且罚我书写十遍。因此,对写字我不仅没有一点兴趣,甚至深恶痛绝。所以,在我稍有反抗能力之后,第一个放弃的便是书法。

但还是要感谢临帖练习,不仅让我记住了一些经典诗文,也使我练就了一手还不算难看的钢笔字,足以在同学和老师面前显摆一下了。

小时候,家长为我报了两个特长班,一是书法,一是篮球。父亲说这是一动一静,动静相宜,相辅相成,相得益彰。和对待书法的态度截然不同,篮球深深扎根于我的骨子里,浑身流淌的都是篮球细胞,篮球已不单纯是我的爱好,而是和青春的恋爱!

酷暑,校园运动场上空无一人,正是夏练三伏的好时机,我可以一个人,从下午一点不间断地练到吃晚饭。脱下运动服拧一下,汗水哗哗地湿了一地;严冬,手冻得发红,汗水浸湿了衬衣,风一吹,冰冷刺骨,但只要没人赶,我会一直练到天黑。学校所有业余时间:课间操、体育课、周末,我都会在篮球场度过。

因为爱好,我很在乎时间的保证,在乎训练的质量,在乎比赛的成绩。冬去春来,几经寒暑,当学校篮球队终于傲视群雄,以较大优势勇夺全区“中学生篮球比赛”冠军的时候,我放声地哭了,那是十几年心血的收获,那是十几年激情的爆发!我对篮球的期待很高、很远:CUBA、CBA、甚至于NBA,那是我心之所系,那是我梦之所在。

父亲为我设计的一动一静,“静”已经走出了我的世界,“动”却像我青春涌动的血液,引领着我的梦想,为我指明前进的方向。

 赞  0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66 − = 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