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橙树在心里

 2014/08/28 14:16  胡舣缘 《做人与处世》  (375)    

翻阅《我亲爱的甜橙树》,泽泽是一个小魔鬼,他的脑海里有数不尽的灵感,心中堆积着用不完的勇气;他又是个天使,他无师自通学会认字,他送花给老师,送歌谱给姐姐,耐心照顾和爱护弟弟……

泽泽心中有一只会唱歌的小鸟,有一棵会变成小马的会和他说话的甜橙树明基诺,有一个开着最漂亮的车子又温柔待他如父亲的朋友老葡,有一个与他共称为“二人组合”的卖歌搭档,有一个有着三个“游戏区”的后院。他有一只黑母鸡,那是“动物园”里最凶猛的黑豹子。他有两只黄色小鸡,那是纯种的非洲母狮。他有一条流着脏水的水沟,那是亚马孙河……

泽泽在他的幻想世界里,虽然常常挨打,但仍然能感受到温柔。他慢慢不再说脏话,不再做恶作剧,但他的老葡意外发生车祸,他的明基诺即将面临被砍伐的遭遇。他大病一场后,他的甜橙树终于开花,也是明基诺与他最后的告别。虽然爸爸重新找到了工作,生活终于有了起色,但他的童年不再,终于到了他曾经渴望的“懂事的年龄”。

看着泽泽的故事一点点地发生,总让人感到温暖与怀念。因为那些都是曾经伴我如水的想象,明知不该做却仍放任心中的小恶魔支配自己去做的事,不经意间就脱口而出的不符合年龄的话语。那就是童年。

但也会看到令人沉重的画面。父亲失业,母亲只能外出打工,衣服满是补丁,圣诞节什么也没有。泽泽的哥哥托托卡对他说:“所以我觉得,圣婴生在穷人家里就是为了做做样子,事实上,他的眼睛里只有有钱人。”在圣诞节,圣婴的出生本应是带来幸福,可为什么只有有钱人的家里才会有圣诞树,才会有栗子、榛子、酒?而仅有的红酒炸面包,没有亮灯的屋子,平安夜出门的爸爸,却是泽泽家的景象?

因为有能力的区分,才会有赚钱的多少,才会有富裕与贫穷,这是公平的。但这个社会却不仅仅是如此的富裕与贫穷。为什么富人家的孩子就可以衣食无忧,甚至吃最好的,用最好的呢?为什么穷人家的孩子还要饿着肚子呢?难道真的连幸福也偏向有钱人吗?虽然有钱人不一定幸福,幸福的也不一定是有钱人,可这世界的贫穷与富裕还是基于金钱之上,所以,还是先要让人人都生存得好才行。

泽泽还说:“人的心是很大的,放得下我们喜欢的每一样东西。”正因为如此,我们无须去苛求喜欢的东西都永远留在身边。童年也好,朋友也好,他们都能在心里霸占那么一块地方,永恒陪伴。那些应该就叫作回忆吧。

指导教师:熊芳芳

(编者注:这是一个构思了42年的故事,这是一个仅用12天就写成的故事。在亚马逊网站,每一位读者都给了五星的评分,而所有人都有一个共同的阅读感受——我哭了。它就是巴西著名作家若泽·毛罗·德瓦斯康塞洛斯的代表作《我亲爱的甜橙树》。)

(编辑/张金余傅树清图)

 赞  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4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