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无限好

 2016/07/29 22:26  十月 《文苑》  (171)    

又到了一年总得一遇的毕业季,天色还是同往年一般死气,闷热的天里仍是些感伤的人,只是离校的学长学姐们又换了模样。夏天里的烈日烤得校园路上形形色色的毕业生们同蒸锅里的馍一样,硬硬的,脆脆的。激昂亢奋的同时又带着点煽情泪流,稍一带情绪就哭得跟个泪人一样,全然没了毕业时刻应有的傲气。

人生在世,总有一别。天下没有不散的筳席,也没有不哭的毕业礼。

先前三年的大学时光里,我总是期待着时间老人他能快马加鞭地走,好叫我们这些莘莘学子早日脱离苦海。我知道,这么说其实是不对的,因为总有一些自称是过来人的人喜欢告诫我们,他们会说大学是每个人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那将会成为每个人这辈子的美好回忆。那时年少不谙世事,还不能完全理解他们话中的深意,现在想来居然也认同他们是对的。

明年的这个时候,那些带着泪珠的笑脸里也会有我,必定也是不好过的。

我们都害怕别离,同时亦害怕重逢。也许我们会有很多很多的感慨和很多很多的牢骚在我们下一次相遇时相互极力倾吐,找个安静的地方坐下来回想回想往事,再忆忆曾经的美好。到那时我们的人生也该走了大半了吧。

前些时间,有一群燕子在我们寝室门口的上方搭了一个土窝。大家都说这是个吉兆,或者说燕子可以作证,我们真是一群善良的孩子。民间有一个燕子会在好人家门口上方搭窝的说法,它们花了将近三年的时间对我们整体成员进行了全方位的了解,或许只两年,亦或只一年,这些都不是问题,问题是它们确实认同我们了。它们选择了我们这儿,而不是别处。

好不容易找了个相对稳当的落脚点,却只跟我们相处不到半年时间了,这叫我倍感珍惜接下来的这段共同相处的时光。很快我们也会走,它们失算在不知道下一拨住进这间寝室的姑娘们是否同样善良。但我相信人性本善,希望她们也能善待燕子一家,不故意去戳坏它们辛苦建立起的落脚点。虽然它们时常也会调皮地在我们晾干的衣物上拉几坨粑粑做点缀,但我们都相互通融。我们是好邻居。

带领我们的班主任要毕业了,同学们为了感谢他大一时为我们提供的热情服务,这会他们一块在校外的某个饭馆里聚了今生将会是最后一次的餐。为什么是他们,我呢?

这个我不好说,大一刚来时我分过班,我有两个班主任,但都是点头之交。别离是伤感的,还是把伤感留给他们那些有感情的人吧。总有一天我们自己也会别离,到那时再依依不舍也不迟。

散伙饭吃多了,感情会变得麻木的。

我时常会在寒暑假学校与家的往返途中惊愕,我不能相信前一个时间点我明明还待在学校的宿舍里,后一个时间点我就已经躺在了自己房间的床上。有时候我也会想,大学那四年的时光很快就会变得模糊,再在不久的以后回忆起时都像是做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梦。

天真单纯的青春,那么美,那么美,美到我们都不好意思去相信我们竟然都置身其中。

大一时,屁颠屁颠的一副傻样急冲冲赶去教室上课。大二时,懒懒散散思考着到底要不要去上课。大三时,睡梦中伸手将闹铃一关,得了,还是继续睡吧。大四时,还有课么?

此刻我们拥有着的可能会是我们毕生拥有过的最全也是最方便的资源,当然除个别兴许能在将来找到个体面工作的强者外,他们拥有的资源可能更丰富,但那都是极少数。

只有在校园内,有图书库存量丰富的图书馆,有宽敞明亮的橡胶跑道以及内圈附带的宽敞足球场,篮球网球羽毛球乒乓球各种运动设施齐全到省得你交钱去健身房,更有时不时的免费校园节目供人观赏……我不列举了,其实大家自己都知道。

你看,我们拥有着最好的年纪,置身在最美好的环境里。这也足以构成我们要更加珍惜这毕业前的最后一段校园生活了。

我们都会有一段共同的回忆叫——大学。

 赞  0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36 = 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