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如少年,明亮温暖

 2016/07/25 16:57  权蓉 《文苑》  (120)    

日子么,就要自得其乐。像蚯蚓给自个儿截成九段,凑两桌打麻将的,还有一个端茶倒水的。

喜欢少年两个字,也喜欢有朝气的少年,亦喜欢无论年纪多大都有少年心的人。所以不喜欢最近的有些青春电影,那里面的少年除了一张脸,在里面哪里有半点少年的样子?

朋友说,那你觉得少年是什么样子。我说,就是《海贼王》里路飞的样子。

她鄙视我,认为我是动漫党对电影党的歧视。

还真不是,“为赋新词强说愁”不是少年们的标签,还有很多明亮和温暖。

写过上小学时的事,早上去得早,碰见一个高年级学生正在扫操场,他说,这是学雷锋做好人好事,你不能说。我说,我绝对不说。期末学校颁发奖状,没有他,他把在礼堂鼓掌的我揪到后门口问,你真的对谁也没有说吗?我当时特有气节地回答他:对谁也没说。

其实他还有一件事,几年后到镇上住校读书,有回放假下暴雨,平时走的没有桥就有些石墩的平河早淹了。可能他怕有人冒失去走那条路被水冲走了,放学的时候就在校门口拦人,把要过那条河的孩子都给拉进了队伍。二十几个人,大大小小的一群,叽叽喳喳的,他带着大家绕道走大桥回的家。什么时候想起,都有暖意。

第一次看真人的双簧表演,是初中班级里的中秋晚会。当时都是跳舞、唱歌、诗朗诵、击鼓传花之类的,节目完了,大家意兴阑珊地搬桌子归原位,准备散了,他们两个男生扛着把椅子上讲台去了。

一个扎了冲天的小辫,两颊一边涂红一边涂白,坐到椅子上,一个面无表情地蹲到了椅子后面。大家还一头雾水,他俩就演开了。演的内容现在已经忘记了,就记得同学们哈哈大笑乐得拍桌子,还有隔壁班已经散了的同学跑进来里三层外三层的围观。那个精彩的突袭节目和他俩平时不声不响的风格完全不搭,那次晚会后,还是不声不响的,但总有什么,好像不一样了。

班级里新来一个男生,又瘦又黑,年龄大我们几岁,学习行事什么的像是父辈样的。他学习刻苦,成绩不错,看到有人不好好学习,就要说上几句;没老师管的自习,有人玩闹,班干部没有出声的,他也会出头管。很多人觉得他别扭,所以和班里人有种隔膜感。

有次班会,他突然站出来,说要讲几句话。原来他家里人重病的重病,去世的去世,他辍学打了两年工才返回高中来读书,农忙的时候,他还要请假回家帮着干活。这些超出了当时我们的认知,但都理解他所说的珍惜的含义。大家后来都叫他大哥,他也真的改变了一些人的青春轨迹。

新来一位老师,说起话来刻薄,羞辱人的话张口就来。有节课一个同学犯了他的忌讳,他又一如既往地开始数落,说得正起劲的时候,另外一个男生站起来说,老师我觉得你说的不对。然后他在大家的注目下英雄一样开始和老师辩论,两人唇枪舌剑,谁也没让谁。

老师面子有点挂不住,推搡了他一把,他就照着一把推回去了。两人在教室里跟镜面运动似的,最后还各泼了对方一身蓝黑墨水。后来学校处理,他被记大过。那年期末老师考核评定增设了一项学生不记名打分和意见评定,不知道有用没用,但听说就是他去和学校领导面谈过的结果,

有个男生特别安静,胆小,当时大家打趣他,说班级里篮球比赛喊加油他都怕对手班级的人听到了。文理科分班的时候,我们原班是理科班,他选了文科,所以就分了出去。他那个文科班男生太少,所以要参加学校运动会的篮球赛,他都成了选手。

听到这消息,比赛的时候原班的男生们全都开拔去当观众,估计是看笑话兼加油的。出人意料,他竟一反常态,上场还挺有模有样。虽然那天他们班输了,但因为他和平时大相径庭,原来班级的兄弟们那天简直把他捧成了腕儿,上场的时候场外各种加油指挥,下场的时候各种捏肩捶腿递水。

一个任课老师,孩子多病,刚上一年级,丈夫提出离婚,闹得焦头烂额的,生病住院了。老师的妈妈住学校宿舍里帮她送孩子兼去医院照顾她。有天班里有同学遇到自己回来的边走边哭的小师弟,问怎么了,说被同学打了。

我们班男生一听,老师离婚这事管不着,小师弟被打了是欺负咱们没人啊,第二天课间操时间就组了个小分队去了旁边小学。过两天全校晨会,我们班被点名批评,说你们一帮那么大的人去欺负小学一年级的孩子,是怎么想的。男生们辩解,说就是代表家长讲了个道理,让他们不要欺负小师弟了,是用很好的态度说的。政教处主任气得直跳脚,说你们还想怎么样?还想上天?

朋友大学时做家教,回来的路上有次包被人一把抢了,她都没反应过来。她刚结了工资,手机钥匙证件也在里面,反应过来人已经远去了,她六神无主的往前跑了几步,又停下,就站在那里哭。正哭着,骑车过来几个中学生,手里拿着她的包。

那人抢包的时候,他们几个骑车正走在旁边。兴许是他们人多,飞快地骑车追赶上去,连吼带拉地又给她把包扯回来了。当时她捧着那个断了一根带子的帆布包哭得不能自已,只说了谢谢,都忘记问他们是哪个学校的。后来她开车遇到骑车抢道的学生,都会好脾气地避让,她说,总觉得那些孩子是要奔赴盛会的。

少年们各有各庞大瑰丽的青春,我记下的只是极小的一瞬间。

当然,他们,亦有悲伤、愤懑,烦恼,甚至长到后来的后来时,有人的人生已翻转成另一副模样。但是我愿记住这些明亮温暖的瞬间,并且长久地记着,那是青春里最耀眼的亮色,是少年们最张扬最纯真的底色。

 赞  0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5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