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书

 2016/07/22 21:12  朱晓剑 《文苑》  (139)    

香港书话家许定铭淘书一辈子,逛遍港九新旧书店,专门搜集及研究新文学书刊。寻书觅书,见猎心喜,以及错失好书的苦恼,写成长长短短的文字,先后结集为《醉书随笔》、《醉书闲话》、《醉书室谈书论人》、《醉书札记》,读着真是愉悦。按照他说的书单一路寻觅,也得不少好书。这样的事,现在遇到的次数少了。

这倒让我想起闻一多的段子:闻一多读书成瘾,一看就“醉”。

据说他结婚那天,家里张灯结彩,热闹非凡,亲朋好友都来登门贺喜。当迎亲的花轿快到家门时,却找不到新郎了,急得大家东寻西找,结果在书房里找到了他。只见他仍穿着旧袍,正在全神贯注地读书。怪不得人家说他不能看书,一看就要“醉”。

书生醉书,是在那个天地里怡然自得,忘却大千世界的种种烦恼。可这样也是一种性情。现在像这样的读书人真是越来越少了,虽然有爱签名本爱毛边本的,但离醉书的距离还真是远。

这固然不是读书的最好时代,但作为一个读书人,能在浮躁的世界里安顿下一张书桌,岂不也是一景。

醉一回书,那又何妨。

 赞  0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2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