及人之老的梦想

 2016/07/29 11:34  沙飞翼 《做人与处世》  (167)    

老年是青年的镜子

她身材娇小,笑起来像个孩子,她因为心疼老人萌生了一个想法,三年之后这个想法产生的创业项目帮她获得了大笔投资,而她的梦想是成为这个空白产业的开拓者和推动者。她就是一个普通的研三学生石溪溪。

四年前,石溪溪大学刚毕业,在南京一家医院做护士。一天,她去门诊拿药,看到一位头发全白、坐在轮椅上的老奶奶正在楼梯口左顾右盼,神情很为难。于是,石溪溪走过去问老奶奶需要什么帮助,原来老奶奶想要上二楼换药。老奶奶已经80岁了,身患糖尿病,经常来医院换药。老奶奶要强,不想麻烦子女,因为离家不远,她每次都独自坐轮椅来医院换药,总会有好心人帮她上楼。当时,石溪溪也没多想,就叫来同事帮助老人。

后来,在医院的时间长了,石溪溪发现老奶奶不是个案,很多老人不想拖累上班的子女,在生病或受伤后,会强撑着独自到医院来治疗。她看后很心疼,当时就想,如果能有一个“移动护士站”,护士们提着药箱上门为老奶奶换药,不仅方便了老年人,还能很大程度减少二次伤害。在问过同事后,一位大姐告诉她:“南京这么多人,医院这么少,大家都来看病,现在科室的护士根本不够,平时上班都要从早忙到晚,哪有时间上门。”

石溪溪想过组织同事义务上门服务,且征询了大家的意见,结果愿意的很少。因为同事们上班已经很累了,而且有些要上夜班,也都有自己的家庭,上门帮老人护理不光影响工作,还影响家庭。但她也问过一些老人的儿女,发现如果是这样的个人行为,大部分人都表示感谢,但是还是不太愿意接受。石溪溪无奈搁置了这一想法。

一年之后,石溪溪考上了湖南中医药大学护理学院的研究生,去长沙读研。在跟导师说了这个上门护理的想法后,导师对她的想法非常支持,并且鼓励她付诸实践。开始她只是想建一个志愿小组,但导师建议她写成商业方案去找投资。为了写出完善的商业计划,她找到商学院的老师和学校创业者协会帮忙。之后,她开始组建自己的团队“俏夕阳家族”,由于没有积累,开始愿意加入的都是她的好朋友。为了吸收新鲜血液,她彻夜准备宣传材料,一次次地给同学们讲解,有人被她的出发点打动,多次交流后,她从护理学院和商学院的同学中选定了第一批成员。

研一的第一个学期,石溪溪利用空余时间,带着大家到长沙街头和各大医院做市场调查,回来后,晚上或周末处理数据。这个过程中,有人去也有人来,等到快放假她的团队才刚定型。虽然有些小波折,而且很辛苦,但是石溪溪对市场前景充满了希望,因为长沙有100万老年人,全国有两亿老年人,居家照护服务一定有很多老年人需要。为了找到投资人,她和团队成员到处推销创业方案,可惜的是,基本未起步的项目和稚嫩的团队没有收到任何投资。为了引起投资公司的注意,她带着团队参加了多个创业大赛,最终在首届中国“互联网+”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中获得了铜奖,并因此获得了一大笔项目启动资金。

如今,“俏夕阳”公司已经注册,线上APP也在开发中。石溪溪希望在长沙打开局面,然后将这种模式从长沙推广至全国,她要成为这个产业的开拓者和推动者,把老年人护理这个基本空白的产业打造成型。石溪溪说:“当时看到这些老人自己来医院,只是感觉很心疼,我们从小就被教‘老吾老,以及人之老’,谁家还没个老人呢。开始我只是想组建一个志愿者团队,我也没想到最后建了个公司来实现‘及人之老’这个想法。”而正是这个朴素的想法让石溪溪的人生与众不同。

(编辑/张金余)

 赞  0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1 =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