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对手就没有高手

 2016/07/26 8:08  韩青 《做人与处世》  (460)    

平庸中难有惊喜

浅水里没有大鱼

一提到对手,很多人都会心生怨恨,因为他们都吃过对手的亏。其实,要知道这样一个事实:万物都有对手。风是大海的对手,没有风,何来浪花朵朵?夜是星星的对手,没有夜,何来满天的璀璨?挫折是成功的对手,没有挫折,何来不断进取的激情?邪恶是正义的对手,没有邪恶,何来人间正道……

可见,对手的作用就是一种映衬、促进与激发。曾有一个鹿园,那些鹿都变得精神不振、瘦弱不堪,有专家建议,在园里放养几只狼,狼来了之后,结果那些鹿都变得精神抖擞,而且都机警了许多,后来,有的鹿竟敢跟狼抗衡。这就告诉我们:没有对手,就没有高手。

温源宁先生在《一知半解及其他》里写道:“要是不跟宗岱谈,你就再也猜不着一个话题的爆炸性有多大。多么简单的题目,也会把火烧起来。”说实话,翻译家梁宗岱喜争辩。他在给徐志摩的一封信中写道:“你还记得么?两年前在巴黎卢森堡公园旁边,一碰头便不住口地吵了三天三夜,连你游览的时间都没有了。”朱光潜先生也是他这样的对手之一。他在一篇文章中写道:“朱光潜先生是我的畏友,可是我们意见永远是分歧的。当年在欧洲的时候,我们差不多没有一次见面不吵架:为字句,为文体,为象征主义,为‘直觉即表现’。”

光动口还不够,他还不时因此与人动起手来。古希腊研究学者罗念生曾在文章中回忆了这样一件事:“当年我和宗岱在北京第二次见面,两人曾就新诗的节奏问题进行过一场辩论,因各不相让竟打了起来,他把我按在地上,我又翻过身来压倒他,终使他动弹不得。”这种为学问的精纯而执着的精神在今天看来似乎不可思议,但是那一辈学人,为了他们的学术信仰就是如此地较劲。也正是在那段时间里,他的创作进入高峰期,大量的文艺评论和外国文学翻译得以发表。可是,如果没有对手与他争辩,那么他也就不会取得那样的成就。

一个人,有了对手,他就会变得爱思考、爱探究、爱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法和途径,浑身充满了力量,如果对手水平越高,就越能激发他的战斗力,这就像一把刀子,越磨越快,而磨的过程就是刀子跟磨刀石交手的过程,可是,如果让刀子闲着,那么它就会生锈,时间久了,也会烂掉。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对手就是“一只或一双对的手”,这样的手会拉你一把,让你站在更高的地方,进而更接近你的目标。当然,有时这样的手会推你一把,让你迈出勇敢的一步,进入一个全新的世界。

所以,我们应该感谢对手。庄子对此就深有体会。有一次,它途经惠子的坟墓,便回头对跟随的人说:“郢都有个人,涂墙时鼻尖上沾了一滴白泥,就像蝇翅一样细薄,便让匠石替他削掉。匠石抡斧生风,郢人任他砍削,白泥被削得干干净净,而鼻子没伤一根汗毛,这个郢人站在那里神态自若。宋元君听说了这件事,把匠石召去说:‘试试替我表演一下斫鼻的技巧。’匠石说:‘我确实曾经可以把别人鼻尖上的泥点削掉。但是,我的搭档已经死去很久了。’自从惠子死了以后,我再也没有对手了,我再也没有可以与之论辩究理的人了。”

显而易见,庄子在对惠子的怀念中有着巨大的悲痛,这也说明了学术上的论争,表面上是对立与排斥,实际却是在探索真理的道路上的相互配合与通力合作。

由此可见,对手就像山,当你登上去,你的生命就有了高度,甚至让你觉得“一览众山小”,而山,也因为你的抵达让它明白了:没有它的支撑,你就会毫无高度可言,支撑就是它的意义。

为自己找个对手吧。要知道,没有对手,生活就会像一片平地,我们置身其中,过着四平八稳的日子,没有惊险,也没有惊喜。这样的生活就叫平庸,而平庸里绝没有高手出现,正如浅水里没有大鱼。

(编辑/杨逸)

 赞  0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24 + = 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