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矜持

 2016/07/23 21:41  郑博元 《做人与处世》  (172)    

生如夏花之绚烂

死如秋叶之静美

《闲情偶寄》中说:“不知妇人登场,定有一种矜持之态。自视为矜持,人视则为造作矣。”矜持,即竭力保持庄重。风平浪静,安好无事时,保持矜持并不是难事。而到了生死关头,还能保持矜持,那就难能可贵了。

路易十六的王后上绞刑架时,不经意间踩到刽子手的脚,下意识地说了一声“对不起”,这是一种极其高贵的尊重,让每个人都肃然起敬。平心而论,死到临头,她也是害怕的,但多年养成的良好教养,仍使她惯性地保持着矜持。在即将沉没的泰坦尼克号上,船长仍在镇定指挥,乐队仍在演奏,男人仍在绅士地礼让,女士、孩子、老人优先上救生艇。这最后的矜持,他们失去了生命,却升华了人格。

汉代有个李皇后,病入膏肓时,仍注意自己的形象,不愿让人看到自己重病在身的样子,即使皇帝来看她,她也把脸蒙在被子里辞谢曰:“妇人容貌未曾修饰,不可以见君父。妾不敢以轻慢懈怠的态度见皇上。”文学家夏衍临终前,感到十分难受。秘书说:“我去叫大夫。”正在他开门欲出时,夏衍艰难地说:“不是叫,是请。”随后就昏迷过去,再也没有醒来,这句话就成了他的遗言。临终前还不忘尊重别人,保持教养,是他人格魅力的表现。周恩来一生矜持持重,以富有教养而著称。他也开玩笑,但从无亵玩之语。无论什么时候出现,他都是彬彬有礼、落落大方。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他的行为言语也是内敛、自律、庄重,无可挑剔。

人生在世,应该经常保持矜持之态,不能太随意、轻薄。这既是保护自尊的需要,自轻者人更轻之,自重者人方重之;也是拒绝诱惑,洁身自好的需要。矜持能让我们不伸出贪婪之手,把握自己,约束欲望,不做贪的牺牲品。

矜持是需要资本的。没有学富五车的学识,没有才高八斗的才华,你如何能自鸣得意,自负于世?没有高尚的道德品质,没有傲霜凌雪的操守,你怎样去恪守道义,抵御诱惑?没有良好的家庭教养,没有高雅的文化熏陶,你如何做到宠辱不惊,斯文儒雅?而没有成功的事业,一文不名,无处安身立命,矜持则很容易被人看成装腔作势。素有矜持之名的古人李白、孔明、苏东坡,今人陈寅恪、鲁迅、钱钟书,哪一个不是人中翘楚?

矜持是公民的权利,奴才是没这个资格的;矜持是昂首站立的姿势,跪着的人是无法领略这种风采的;矜持是坦坦荡荡的君子之风,与蝇营狗苟的小人无缘。矜持的官员,坏人轻易不敢打他的主意,不容易被拖下水,因为他有一种凛然难犯的尊严;矜持的女性,登徒子不敢乱动邪念,因为不管怎么漂亮,她都是带刺的玫瑰,她的庄重守正,会让各种狂蜂浪蝶知难而退。

(编辑/张金余)

 赞  0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44 + = 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