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是世界的奇迹

 2016/07/17 21:05  鲁先圣 《做人与处世》  (192)    

给我一张床,我可以睡到世界灭亡

世界上有这样一个人,他用自己的名字设立的奖项,历经百年而不衰,它执掌着百年以来世界的天平,一边是推动时代进步的经济与科学,一边是治疗人类精神的文学艺术,但是,这个叫诺贝尔的人,临终时却说:“我一生没有什么事迹,只是一个指甲保持干净整洁的人。”在诺贝尔面前,世界上多么诚恳的谦逊都黯然失色。

沿着一条道走到底的人,多被常人视为固执、偏激,甚至愚钝。他们多是喜欢做梦的人,每天被自己的梦想鼓舞,又永远保持着自己的童心与激情,甚至总是生活在童话的世界里。似乎别人都不存在,他们就这样一路前行,直到最后,把生命壮丽成常人只能观赏眺望的雄浑风景。

1968年10月17日,瑞典驻日大使馆打电话给川端康成,瑞典学院决定授予他当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得到这个消息,川端康成第一反应竟是对妻子说:“不得了,我们到什么地方藏起来吧。”他担心因为成了名人而受到喧嚣的打扰,再也不能安静地写作了。这也正是他之所以写出杰出作品的原因吧。多年以来,他一直安静地创作,不问世事,极少与人往来,完全沉浸在自己的艺术世界里。

福克纳是20世纪世界文坛的旷世奇才,他一生创作了17部长篇小说。但是,在他1949年因为小说《喧哗与骚动》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之前,他的小说一直被评论家们讥讽嘲笑,认为他的小说荒诞不经,根本就不是什么文学艺术,他的叔叔和同学甚至以有他这个侄子和同学为耻。但是,他从不在意人们说什么,他说:“想写好文章的人,实在没有时间去看什么评论,更没有时间去迎合人们的眼光。”他一刻不停地埋头创作,最终,走上了世界文学的巅峰。当他获奖之后,罗斯福总统邀请他去白宫做客,他拒绝了:“我没有时间,也没有兴趣去赴什么宴会。”是啊,他自己的事情都忙不完,哪里有闲心去赶赴宴请呢?

面对苦难的时候,应该有两种态度。首先是想办法避开,如果避不开,就坦然接受。当这个时候,任何人都可以这样想:“我什么都没有了,但是我依然可以同人们一样饱览大自然的山川,欣赏美丽的星空明月。”

一位老人为太太去世而痛不欲生。心理学家对他说:“你应该为太太高兴,因为你太太早走一步,而不必像你一样饱受丧偶之痛了。”老人顿时豁然开朗,心里的重负轻松解脱了。 生活中的事,其实就在一念之间。

人的修为,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开始,抵达“己立立人,己达达人”的境界,就是一个不凡的人了。每个人都是世界的奇迹,每个人的心灵深处都有神明居住,如果我们一旦打开心眼,我们自己内心的神性,自会引领我们走向辽阔的世界。

尼采说:“一个人知道自己为了什么而活,他就能忍受任何一种生活。”如果我们心存崇高的梦想,如果我们志在远方,如果我们迟早要抵达杰出的殿堂,那么,为实现这种理想遭受任何折磨与苦难,又有何怨?而且,你有什么理由不为自己的每一天心潮澎湃?每一天,从凌晨到深夜,我都在不间断地读书思索,并把自己对世界的领悟变成一篇篇作品,告诉朋友和读者。我时时都有一种感觉:我站在高山之巅,手里高擎着一束熊熊燃烧的火把,我有责任把人间的道路照耀。

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美国作家海明威,3岁时就对父母说:“我什么都不怕!”事实上,他的一生都保持着勇敢不屈、坚忍不拔的精神,吃过蚯蚓、蜥蜴,在墨西哥斗牛场斗牛,闯荡非洲的原始森林,参加两次世界大战的战场。他的一生,正如他在自己的成名作《老人与海》中说的:“人是不能被打败的,你可以把他消灭,但不能把他打败。”

最喜欢读海子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海子太单纯了,他与一个布满心机、充满心术的世界格格不入。在一个需要生存策略和智慧的世故的世界里,他因此束手无策。所以,我们只能像欣赏一颗纯净的美玉一样,欣赏他那颗无瑕的心灵。我们常常说人生的意义这个话题。我始终认为,如果一个人没有认真思索过自己活着的意义这个问题,他的人生就真的没有什么意义和价值。意义在哪里,意义是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思索本身。苏格拉底说:“没有经过反省检讨的生活,是不值得活的。”假如没有思索过自己人生的意义,你的人生怎么可能焕发夺目的光彩呢?

当泰戈尔的创作到达巅峰状态时,他发出独语:“在大浪滔滔的既往与未来的合流之中,在永恒与现在之中,我总看到一个我,像奇迹似的,孤苦伶仃四下巡行。”在我的学生时代,我读到这几句诗的时候,眼前一片茫然,我无法理解伟大的诗人的想法。今天,我成了诗人的知音。因为,在苍茫的大地上,在思想者的小路上,我一个人,在踽踽独行,形单影只。刘再复先生引述英国思想家卡莱尔的话:“未曾哭过长夜的人,不足以语人生。”刘先生说他在故乡的森林被砍光时,在祖母逝世时,在尊敬的老师被赶进牛棚时,都哭过长夜,他具有独语人生的资格了。

这些年,我一直在拷问自己:在最疼爱我的父亲64岁突然去世的时候,我哭过长夜;在我决定远离故土,漂泊天涯,探索人生的路径时,哭过长夜;在我有了能力,可以为年迈的母亲提供优厚的都市生活时,母亲竟然失语,我哭过长夜。我经历过了一次次炼狱般的苦难,我也拥有独语人生的资格了!是的,我就这样走向思考,走向内心,走向深邃的苍穹。

(编辑/张金余)

 赞  0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64 + = 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