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之徒

 2016/07/28 16:22  濮存昕 《读者》  (216)    

我小时候患过小儿麻痹症,这病也叫脊髓灰质炎。上小学时,有些同学给我起了个外号叫“濮瘸子”,这给小时候的我造成了心理阴影,所以我当时特别盼望毕业。还好在9岁那年,大概三年级时,我做了整形手术,之后不用再拄拐,叫我“濮瘸子”的人也越来越少了。

我从自己的处世哲学中总结出一句话,是我从两个朋友的名字中提取的,叫“博观约取,求冠居亚”。所有成功都来自厚积薄发,标准可以高,但一定不能锋芒毕露。这是我用50年的人生积累悟出的道理。

这一点,我媳妇看得最明白。她说:“亏你小时候腿有病,否则指不定狂成什么样。”如果我各方面的条件都比较好,肯定会受宠,但偏偏有点缺陷,所以,有点自卑,这样挺好。

家庭的影响和熏陶、个人的志向和努力、命运和机缘的巧合,这三点对我来说都重要,缺一不可。我是在剧院里长大的孩子,很小就似懂非懂地看过戏,早就知道“戏比天大”的道理。我也喜欢用生命里最真实的直觉去表现新艺术、新戏剧。

演一个角色,就要向角色靠近。当讲述弘一法师生平的《一轮明月》演完时,我给自己取了个号叫“二一之徒”,意思是“一事无成人渐老,一钱不值何消说”——名利全都摆平,清凉极了,自己也进入了一个不为名利所扰的境界。

就这样,我演的角色和我的人生之间仿佛有了一种关系。《鲁迅》和《一轮明月》演完了,我突然间明白,演戏实际上就是阐述人生的态度,也是展示对生命本身的态度。

在演一个故事、塑造一个角色时,要注意在台上的言谈举止,能把故事讲明白不算完,想要得到更深层次和更高品位的观众的认可,一定要感悟生命,感悟个人和角色的关系。

我想达到演艺的高水准,所以我演鲁迅。我只是普通人、当代演员,但我必须演得像鲁迅。怎么像呢?除了化妆上的效果外,我的眼睛里、我的呼吸中都要有鲁迅的气息。

心情放松到什么程度,就能演到什么程度。放松是什么东西?是走向一个远离世俗的我,把自己埋起来,个人消失了。所以在拍《一轮明月》和《鲁迅》这两部作品的时候,我要脱离世俗的生活方式,必须和自己的世俗生命拉开距离,甚至是诀别。

人生什么最重要?有太多重要的事了,什么理想、责任、社会义务,等等,但千万不要忘了还有一件特别重要的事——乐趣。你的一生是不是充满了乐趣,有没有结交一些有趣的人,是不是听过一些有趣的话和故事?

在人生充满乐趣之后,碰到什么艰难困苦都不会觉得苦。这是我的人生体验。

 赞  0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2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