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心悦目园中竹

 2018/01/01 9:27  黄茨娅 《思维与智慧》  (131)    

喜欢一首咏竹的词,叫做《满江红·咏竹》,“不种闲花,池亭畔,几竿修竹。相映带,一泓流水,森寒洁绿。”夏日的园中竹更为风情,走进乡村的后园,一片片林中竹矗立于眼前,在这里,果然找不到闲花,唯有秀石与竹默默相伴。这竹,修长而又俊俏,挺拔而又多姿,人,顿觉心清神爽。竹是中国古代文人墨客喜欢讴歌的自然景物,竹子不同于梅花、菊花,除了节节枝高,就是片片嫩叶,花样自然不算多。看似简单的竹园,意趣学问可多呢,“华夏竹文化,上下五千年,衣食住行用,处处竹相连”。

竹可以用来画,如清代书画家郑板桥,“扬州八怪”的主要代表,他格外喜欢画竹,他笔下的竹子,以简、瘦为上,但竹画风一贯细而不弱,竹叶少依旧显丰腴。竹子饱满有致,虚实,淡然非常得体,远远地看上去,几竿瘦竹,透露出一种孤傲之气。

竹可以用来赏。宅园是中国园林建筑的一种符号。江南园林锦绣壮观,竹子与水体、山石、园墙建筑结合及竹林景观,是江南园林,岭南园林的最大特色之一。沧浪亭、狮子林等苏州六大名园及扬州个园、惠州逍遥堂等在竹子造园上运用相当成功,行走在江南的园林里,处处可见的是,几竿瘦竹,造型于圆形门之侧面,竹满情怀,竹风荡漾,几竿墨竹都在怪石林立之中。能不秀美俏丽吗?根根竹枝都是歌,大竹枝蓬勃向上,盡显竹林风采。小竹枝摇曳身段,纤巧秀丽,连怪石旁边的小嫩笋,也是一派生机勃勃。于是,进门来,清爽得只想大呼一声,亲爱的竹园,我爱你。

竹可以用来玩,文人的笔筒,多半是竹身配上精致的雕刻图案。儿时的玩具也离不开竹制的口哨,轻轻一吹,像极了林中那清脆的鸟鸣。竹蜻蜓飞呀飞,你要飞向哪里,我当然知道,清澈的湖面是你停留的彼岸。竹弓箭轻轻一拉,唯独可见,射向那远方的根根竹箭。一片竹叶,那么渺小,那么普通,轻轻地将两头一折,就成了一只绿色的小船,身随心影移,蹲下身来,将竹叶小船放入小河之中,很快,竹叶小船儿轻轻,带着我的梦想,正慢慢地飘向远方。

竹可以用来歌。竹笛是中国的一种历史悠久的民族乐器,最动听的笛子独奏是《牧民新歌》,最优美的笛子独奏是《草原夜色美》,最欢快的笛子独奏是《扬鞭催马运粮忙》。还是一片竹叶,那么轻薄,那么翠绿,轻轻地将竹叶卷起来吹呀吹,原来,竹叶哨歌也是如此动情。

竹是自然界里最常见的植物,竹在盛夏里生长旺盛,竹枝高大挺拔,竹叶青青翠翠,宛如一个天然的凉篷,给人凉爽舒适之感。文人墨客颂竹,颂的是那刚直不阿、蓬勃向上的精神,居家百姓爱竹,更多的是,感受园竹那万古长青的风韵。

(编辑 欣然)

 赞  0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27 − 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