缝一件岁月的衣衫

 2018/01/05 10:28  朱成玉 《今日文摘》  (150)    

去看日落。

在那片凋落的红里,我妄图打捞一个个年轻的名字,打捞那些不堪的经年往事。可是,我的网破了,千疮百孔,捞不起一尾游在美好时光里的鱼。

最好有风,可以安慰我。

虽然已近黄昏,亦不怕。我从青春里搬来太多的柴火,足够我温暖夜晚的凉。

落日尽其所能,为我绽放万道霞光。那是它赐予我的针线,我用它缝补我的网。我相信,终有一天,我会打捞到属于我的美好。

把落日装进篮子,晚间的餐桌上,就多了一道味美绝伦的菜。把落日揣进口袋,密密麻麻的通讯录里,它就排在了第一位。把落日别在胸前,那是岁月颁发给我的勋章。把落日捧在怀里,它的余热刚好温着一颗被尘世泼了冷水的心。

落日穿针引线,不停地缝制一件叫岁月的衣衫。是的,落日只负责穿针引线,不负责悲伤。落日只是给你练习悲伤用的,因为它总是不忍看你哭泣,还会在第二天原样奉还你一轮出浴的朝阳。

(顏梦茹荐自《时代青年》)

责编:小侧

 赞  0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22 − =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