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类生死账

 2014/12/04 19:30  王前锋 《今日文摘》  (378)    

朋友老常得了绝症,我去医院看他,他正在做化疗三期,头上挂着五六个药水袋,但是,他和我聊起天来却满面春风。

这快乐从哪来的呢?我坐在他床边,他跟我算了笔生死账:“曹操62岁亡,李白61岁就没了,秦皇、汉武、唐宗、宋祖享年分别是49、69、50、49,想想这些个大名人也就活了这么久,我一个平凡百姓,也六十出头了,到这份上够数了。”他爽朗大笑,我也笑。我知道,他能这样想,就是一种真快乐。

“当然,”他笑说,“别以为我不恋世,刚才我算的只是死账,我还给你算一笔生账。患癌后活得长久的大有人在:马寅初先生90岁动直肠癌手术,活到103岁;二胡演奏家闵慧芬1981年就患了癌,先后做过6次手术,至今还活跃在乐坛。这样一算,我就充满了必胜信心!”

他将脑袋转向他妻子:“如果恋世不成,18年后我又会长成一个美少年。那时,我会到菜市场去找你。”说罢他又开怀大笑,我们都跟着笑个不停。

是呵,求医还须求己,求己更须求心,心澄明,没有什么不是月白风清。

(马专中荐自《燕赵老年报》)

责编:水寒

 赞  0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20 = 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