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之谷

 2014/12/01 21:36  刘蓉昆 《今日文摘》  (251)    

货车、客车、私家车组成的车队,在两辆警车的护卫下,浩浩荡荡地在巴基斯坦北部荒寂的山谷中缓慢前进。贴着中巴国旗贴纸的“国际”大巴载着我,从伊斯兰堡出发,哼哧哼哧了三十多个小时,于夜色中抵达了卡里马巴德。

第二天一大早,出奇的安静将窗外的鸟鸣衬托得愈加清脆。一位路过此地的旅人曾说,“早晨的宁静让人无法忘怀,4点半之后如果你还赖在床上,就会有一种负疚感,因为你不知道将会错过何种美景。”

我推开窗户,高耸的雪山和碧蓝的天空闯入眼帘。层层叠叠的梯田沿着山麓而建,田埂间弥漫着轻雾。包围罕萨河谷的雪山座座都在7000米以上,而我所在的小镇,海拔不过2400米,被雪山紧紧裹着,在初春3月刚露脸的阳光里,慢慢睁开惺忪的睡眼。

匆匆吃过早饭,便前往小镇一处叫作鹰巢的观景台。土路两边是石块堆砌的篱笆,种满了等待发芽的杏树和梨树,还有笔直的白杨。路上不时往来着准备春耕的人们,他们坐在拖拉机上,欢乐地向我打招呼。绕过一个弯道,眼前突然开阔起来,宽袤的罕萨河谷就这样一览无遗地铺在了脚下。巍峨的山峰直插天际,冷风微微,掠过淡绿的罕萨河,缓缓流向印度洋。据说日本动漫大师宫崎骏正是被此地风光启发,以此为背景创作了著名的《风之谷》。

山脚下,村舍簇拥着一座碉堡,那是该地区最古老的遗迹,有一千多年历史的阿尔缇特古堡。城堡曾是当地世袭统治者的居所,矗立在河谷旁200米高的峭壁上,地势险要。而那突耸的塔楼亦成为当时处决犯人的刑场——犯人直接被推下塔楼,坠入河谷。河对岸能看到蜿蜒的喀喇昆仑公路,沿着它一路向北,穿越连绵的雪山,便可抵达我国新疆红旗拉甫口岸。

村子里,一群老幼妇孺团坐树下,一边喝茶一边吃着晒干的果脯,享受午后悠闲的阳光。听说我来自中国,便又乐呵呵地塞了一把杏干在我手里。与巴基斯坦中部和南部地区不同,罕萨地区信仰伊斯兰教中相对开放的伊斯玛仪教派,此地妇女受教育程度较高,出门时不用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更可以独自行走在街上或者参加社会活动。当地小孩金发褐眼,一点不像典型的南亚人,他们都是说塔吉克语的雅利安人,几百年前从中亚地区迁移到罕萨谷地定居下来。

吃了典型的巴国烤饼当作晚饭,慢悠悠地晃回小镇,此时已是夕阳沉落,寒月初现。周边村庄的灯火如星星般点缀于山谷中。在深沉的星空下,对面的雪山隐约模糊了轮廓。

(查仁荐自《南方人物周刊》)

 赞  0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7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