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仲夷的幽默

 2014/08/21 23:34  曾昭安 《思维与智慧》  (623)    

任仲夷是改革开放初期的一位先驱人物,曾任辽宁、广东两省省委第一书记。他头脑活跃,思维超前,幽默乐观,永远有他自己独特的语言表达风格:寓真理于诙谐之中,让听者自己去思考、去判断。正如司马迁所说:“微言谈中,亦足以解颐。”

“马克思是怎么讲的?”

大概是1982年,大连歌舞团到上海演出。演员在台上拿着麦克风边走边唱,这在当时是罕见的,因此引起舆论的一片哗然。有的报纸连续批评这是“港台资产阶级腐朽台风”,还为此写了内参。大连属辽宁,辽宁当然很紧张。作为辽宁省委的机关报《辽宁日报》是否也应该呼应?报社有关人员去向任仲夷汇报请示。任仲夷听完汇报后,沉默了半晌,忽然很认真地问:“对这个问题,马克思是怎么讲的?”

《辽宁日报》的同志一下被“将”住了,只好回答:“这我可没有听说过……”

“既然‘老祖宗’都没有讲过站着唱是无产阶级的,走着唱是资产阶级的,叫我怎么表态呀?”接着,任仲夷很严肃地说:“我认为,共产党的省委只管唱什么,不管站着唱还是走着唱。我还没有想清楚,为什么只有站着唱才是社会主义,走着唱就是资本主义。”

“对少先队员只能说‘天天向上’!”

党的十五大召开,任仲夷以80多岁高龄当选代表前来参加会议,这是绝无仅有的特例。他下了飞机后首先来到《人民日报》社,想看看参加大会报道的记者。当他离开报社时,有人说了一句:“祝任老健康长寿!”不料任仲夷突然停下脚步,正色说道:“你这话说得不好。”大家都愣住了,问他为什么。他说:“凡是被人说健康长寿的,都说明他快要‘差不多’了。哪有对少先队员说‘健康长寿’的呀?对少先队员只能说‘天天向上’嘛!”说罢,他立正举手行了个少先队礼。

任老这一幽默的言谈和滑稽的举止,把大家逗乐了,同时更增添了大家对这位“超龄少先队员”的敬慕之情。

“我就打‘低尔夫’!”

任仲夷不任实职后,非常重视体育运动。他常说:“活动,活动,要活就得动。”家里没有专职保姆,身体好的时候,他就会帮忙做些拖地之类的家务活。有一次,他拖完地,风趣地说:“人家打高尔夫,我就打‘低尔夫’!”说罢,还把手中的拖把自豪地扬了扬。

“现在浑身是胆了”

2002年1月16日,于光远到广州中山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看望正在那里住院治疗的任仲夷,任老很风趣地调侃自己的病。他说,人的一生就是“呱呱地生,快快地长,慢慢地老,悄悄地死”。做了胆囊手术,他说:“我原有的小小的胆去掉了,现在浑身都是胆了。”胃被切除了一半,他说现在自己是“大无畏(胃)了”。他一只眼已失明,说自己是“看问题一目了然了”。他一只耳朵已失聪,说自己“偏听不偏信了”。他每天吃东西不少,但是体重不增加,说自己是“大进大出,两头在外”。医院要他定期做检查,他说被“双规”了。这种对生命的乐观态度,真是少见,令人敬佩。

(编辑思智)

 赞  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1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