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尴尬事

 2014/11/25 10:36  郑伦 《特别文摘》  (334)    

有一次老友聚会,主持人让大家每人讲一个笑话,其中有两位朋友的笑话都与“文革”相关。

有位理论家喜欢到处作路线斗争报告,大讲党史上的历次路线斗争。一次他在某公社讲得眉飞色舞:“正当全国工农业生产大跃进之时,彭德怀于是乎跳出来反对三面红旗;1962年国民经济调整之际,刘少奇于是乎大搞‘三自一包……’”这时,一个爱抬轿子的人突然带头附和,振臂高呼:“打倒于是乎!”群众条件反射:“打倒于是乎!”紧接着,会场上大家面面相觑,然后大笑。

某大学“文革”期间接受了编字典的任务。一个绰号“左编”的领导提出,经过“文化大革命”的战斗洗礼应编一部前所未有的革命字典。看稿时,他看到“赤”字下的例词有“赤背”、“赤裸裸”,大为不满,说:“你们就想到这些光背、光膀子的,为什么不举‘赤脚医生’?”一会儿,他又看到“马”字下的姓氏一项,又发火说:“你们举‘马本斋’、‘马家坟’,竟然不举‘马克思’!你们的阶级立场哪里去了?”有人对“左编”说:“马克思不姓马!”他听了之后吼道:“马克思不姓马,难道还姓牛?你们编这样的字典,全世界革命人民是不会饶恕你们的!”大家瞠目结舌。

转眼间四十来年过去了,老友们聚会时提起这些往事,哭也不是,笑也不是。作为年逾古稀的老年人,我们衷心祝愿自己的祖国再也不要回到“文革”那样的尴尬时代。

(摘自《中老年时报》)

 赞  0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70 = 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