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鲁迅遇到“鲁迅”

 2014/11/08 18:55  张淼淼 《今日文摘》  (255)    

1928年2月25日,鲁迅收到一位叫马湘云的大学生的来信,看后非常吃惊:我们1月10日有缘在杭州孤山邂逅,为了不忘记先生临行重托“常通信,互相交流思想”,特去信问安。这一莫名其妙来信,鲁迅异常诧异:他近十年未曾去过杭州。于是,鲁迅让杭州的朋友许钦文和章严谦替他查明真相。

原来冒名顶替“鲁迅”的人是一位小学教师,真名“周初仁”。当许、章二人找到他时,他眉飞色舞地介绍:“我就是鲁迅,敝人小作《彷徨》已经印发八万份了,全国书局已经上架售罄,请二位看后不吝指教。”两人听后,哑然失笑,回去后,许、章二人将所见所闻如实写了一封长信,邮寄给了鲁迅。

真相大白,水落石出。鲁迅在1928年4月的《雨丝》杂志回应了这件事,标题是《在上海的鲁迅与杭州的鲁迅启事》,文中幽默风趣:“让我非常欣慰的是,中国另一个姓周,名鲁迅的先生和我不期相遇了,应该值得庆贺。中国同名同姓之多,这是没有办法更改的。但让我很感兴趣的是,通过他的自叙,有一大半和我一样的经历,就像影子和人体重叠般默契。这让我很为难,到底我是人体,他是影子;还是我是影子,他是人体,至今我自己都糊涂了,分不清。那位杭州的‘鲁迅’,曾经给一位大学生写过这样一首诗歌:‘我来君寂居,唤醒谁氏魂?飘萍山林迹,待到他年随公去。’署名竟然是‘鲁迅游杭吊老友曼殊句’。这首诗歌细细品味,有失高明之处一二,硬是说‘待到他年随公去’,也未免太专制了。‘去’呢?自然有一天要‘去’的,然而‘随’曼殊去,我这个上海的鲁迅做梦都没有想过。另外我再次强调:除我之外,今年至少还有一位叫‘鲁迅’的人和我对视,但那个‘鲁迅’的言语和行动,和我曾经印过一本《彷徨》而没有销售到八万本的‘鲁迅’无关……”

事后,许、章二人特地赶到上海,问询鲁迅如何处置那个冒牌货,是否告官把他抓起来。鲁迅哈哈大笑:“随他去吧。不必追究,到此为止!”

一场冒名顶替的风波就这样云淡风轻,一笑泯江湖。鲁迅以宽厚仁慈的姿态,用幽默的方式撰文化解了这场“意外”,让世界回归祥和安静,这是鲁迅为人处世的精彩妙笔。■

(上官逊荐自《书刊报》)

 赞  0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37 + =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