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曾经最痛恨的人

 2014/11/10 19:44  叶兆言 《今日文摘》  (230)    

陈西滢就是陈源,就是那个写《西滢闲话》的作者,那个曾经让鲁迅最痛恨的人。鲁迅骂人一向厉害,喜欢痛打落水狗,他如此这般痛恨,死活不肯放过陈源,不是没有缘由。堂堂北大教授陈源,居然写文章说他剽窃。白纸黑字,男盗女娼是最歹毒的骂名,鲁迅焉能咽下这口恶气?

陈源有个小妹叫陈汲,是竺可桢的后妻,竺可桢的前妻是民国名女子张默君的胞妹,两位妻子一位有个不一般的姐姐,一位有个不同寻常的哥哥,倒也是个有趣巧合。陈源与竺可桢似乎没什么太多交往,这妹夫要比他大好多岁,他们算不上一路人。

陈源从国外留学归来,一直当教授,先在北大,后来又去武汉大学,做了许多年文学院院长。当年武大的派系斗争十分厉害,有湘军和淮军之分,陈源是无锡人,夹在湘淮两军之间,日子并不好过,焦头烂额。最后终于辞去教职,从政,成了国民政府的外交人员,驻联合国科教文组织首席代表。

有文章说陈源很会骂人,与鲁迅打笔仗,也算棋逢对手,触到了对方的痛处。我觉得这有些想当然,过分高估了陈源。陈源太绅士,英国味道太足,文化有余,幽默凑合,说战斗性就那么回事。他与鲁迅交手,也与周作人和刘半农对过阵。说岁数,陈源年轻许多,学历高出不少,可是一点都不气盛,基本上处于下风,年轻管什么用?

因为鲁迅,在以往的现代文学史中,陈源往往是个反面角色。后来翻案之风盛行,不时地有人出来为他说话。确实事情也没多严重,文人相轻,吵吵架,红个脸,说几句狠话,本是思想自由之体现。这场争斗过后,鲁迅与陈源也见过面,两人还握了手,并不是你死我活。

一直觉得陈源欠个道歉,证据确凿,鲁迅没抄袭,胡适出面打过圆场。对方会不会接受道歉不重要,以鲁迅的脾气很可能不需要,但是对有绅士风度的陈源来说,认了错心里反而更踏实一点,抄袭就是抄袭,没有就是没有。■

(司徒勇荐自《齐鲁晚报》)

 赞  0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55 − 5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