刮骨疗毒:亦毒亦药话乌头

 2014/10/17 10:26  李定国 《今日文摘》  (264)    

《三国演义》第七十五回中,关公攻打樊城时,魏将曹仁踞城死守,召五百名弓弩手一齐放箭。关公急勒马转身时,右臂中了一箭而翻身落马,幸被关平救回营寨。关公久历沙场,身经百战,本来右臂中箭不应翻身落马。但这一箭非同一般,回营拔出箭时,方知箭头有毒,毒已入骨,右臂青肿不能活动。《三国演义》中描述,“佗曰:‘此乃弩箭所伤,其中有乌头之药,直透入骨;若不早治,此臂无用矣。’”此后就上演了华佗给关公刮骨疗毒的千古佳话。

乌头究竟是什么毒物呢?乌头乃一种中药,是毛茛科植物乌头的块根,因其主根呈倒圆锥状,似乌鸦之头,故名乌头。本品有大毒,古代作为箭毒用,其浸膏名叫“射罔”,猎人将射罔涂在箭头上,“射猎禽兽,十步即倒,中人亦死”。

乌头分川乌和草乌,前者来源于乌头,为栽培而得,以四川绵阳产者为多;后者来源于北乌头,为野生,故后者之毒甚于前者。乌头主根之侧而生的子根称为附子;主根长而细者称为天雄。川乌、草乌、附子、天雄都是“乌头家族”的成员,均毒性峻猛。

乌头之毒毒心脏

毒箭猎兽伤人致猎物倒地,战将落马,非骨肉之痛,而是毒物殃及心脏和神经系统。现代研究发现,“乌头家族”均含有乌头碱,过量的乌头碱可使感觉和运动神经麻痹、迷走神经兴奋;可抑制窦房结,并能直接作用于心肌产生高频异位节律,可造成心律失常乃至心跳骤停。由此可以推测,关公中箭落马,可能并非右臂之伤痛,而是短暂的心律失常而不能稳坐战骑之故。

常有报道称,有人采用乌头泡酒、草乌炖肉作为强身保健的滋补品,或用其治疗风湿等病症,却由于炮制不善或用量过大而发生中毒,因此而致命者也并不鲜见。

乌头口服中毒者应立即用1:5000高锰酸钾溶液、2%食盐水或浓茶反复洗胃,洗胃后可灌活性炭10~20克,随后再灌入硫酸钠20~30克导泻。静脉补液,以促进毒物的排泄。作为乌头类中药的解药是肌内或静脉注射(或输注)阿托品以对抗乌头碱引起的心动过缓和心律失常,经阿托品治疗后心律失常仍不能纠正者可用抗心律失常药物(如利多卡因、普罗帕酮等)。

乌头入药起沉疴

人类有驾驭万物之本领,能让毒物成为药物,业已有诸多例证。如抗心衰的强心药(强心苷)毒毛旋花子苷K以往也跟乌头一样是一种箭毒。

乌头虽有大毒,但只要炮制得法和用量适宜,即可发挥良好的治疗作用。其中,特别是附子和川乌常为医家所选用。不少汤头或中成药均有乌头类药物入药,如大活络丹、小活络丸、三七伤药片、祛风舒筋丸、虎骨木瓜丸等含有乌头;右归丸、四逆汤、麻黄附子甘草汤、回阳救急汤、甘草附子汤、附子理中汤、参附汤、真武汤、黄土汤、玉真散等含有附子。乌头除了入药配方可以治疗多种疾病外,还有麻醉作用,相传华佗配制的“麻沸散”中就有乌头配伍。

(上官凤荐自《家庭用药》)

 赞  0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