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甘心苦

 2016/03/30 9:58  乔兆军 《今日文摘》  (158)    

马屁文化历史悠久,不绝于书,拍得高明,受用于无形,而劣质马屁往往会弄得自己灰头土脸。

《世说新语》记载,晋元帝司马睿得个儿子,激动之余普赐群臣。大家都谢恩领受,唯独殷羡玩谦虚:“皇子诞育,普天同庆。臣无勋焉,而猥颁厚赉。”意思是自己没功劳,不好意思接受赏赐啊。司马睿被气乐了,说:“这等事,岂能让你有功!”

马屁拍错,纯属自找苦吃,最终把自己拍下台。雍正有次悄悄对广东巡抚傅泰说:“以后有事,你可直接向我汇报。”傅泰当真了,三天两头给雍正递小报告,揭发同僚,结果得到的奖赏是免职。

朱元璋曾对才子解缙说:“朕与尔义则君臣,恩犹父子,当知无不言。”应景之语,解缙当真了,最后因掺和皇帝“家务事”被埋入雪中冻死。

曾国藩攻破天京后,有一次与几位幕僚评论当今英雄。他说:“彭玉麟、李鸿章都是大才,为我所不及。我可自许者,只是生平不好谀耳。”有一幕僚说:“此二公各有所长,彭公威猛,人不敢欺;李公精敏,人不能欺。”曾国藩问:“你以为我怎样?”此人微微停顿,说:“曾师仁德,人不忍欺。”

这句恭维恰到好处,曾公十分受用,当场拍板,命此人督造船炮,数日后,这家伙携巨款玩蒸发。曾国藩一生善于相面识人,也会在甜言蜜语中放松警觉。

其实,马屁就像假钞,花出去的时候是有风险的。对那些常听马屁的人,很容易鉴别出高底,如果没有这方面的专业能力,还是老老实实把自己本职工作干好。

(周娇建荐自《新商报》)

责编:小侧

 赞  0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17 =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