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树理的幽默故事

 2015/02/11 20:04  王顺才 《思维与智慧》  (469)    

夜搬石头

上世纪50年代初,赵树理曾在晋东南家乡深入生活。一天黑夜,他和一个同志到几里外的村子去开会。他正走着,突然绊了一跤,差点儿摔倒,细一看,有个石头挡在路中间。接着他继续赶路,走出一段,忽又掉转头往回走。同行的那位同志以为他丢了什么,于是也跟了过来,只见黑影里,赵树理弯着腰,从路中间搬起个东西,放在了路边,原来就是绊他的那块石头。

对此,赵树理打趣地说:“这死东西,要不搬掉,就会兴妖作怪,影响行人车马的安全。绊倒了我这条大汉,倒也无妨,要是绊倒一个大娘,而她又恰巧提着一篮鸡蛋,那就不得了了。

反问得好

赵树理一向不赞成以粗暴的态度任意删改传统剧目。1957年11月的一个晚上,他去看了新编《柳毅传书》,发现这出传统戏里强加进了许多“新内容”,例如主人公柳毅居然能揭示出地主和农民剥削与被剥削的关系,还带领农民去清算地主。

戏演完后,有人问赵树理有什么看法,赵树理突然反问道:“柳毅入党了没有?”接着又一本正经地说:“如果还没有,就该讨论他入党的问题了,戏名应改为《柳毅入党》。柳毅同志历史清白成分好,立场鲜明,觉悟高嘛。

赵树理的这一幽默反问,对参与改编剧目的同志来说是一次很深刻的教育。

致儿子信

上世纪60年代初,赵树理的儿子家庭人口多,工资入不敷出,写信向父亲要钱。赵树理收到信后,本想给儿子汇些钱,可是自己的稿费和工资大多都帮助文艺界的穷朋友了,一时手头无钱。于是,他给儿子写了这样一封极其简短却又十分幽默的回信——

上款是“儿”,下款是“父”,正文是一个“0”。

儿子接到老子的信一看,倒是很理解父亲的为人,知道父亲准是把钱资助别人了。

不好说呀

“文革”初期,赵树理同其他许多作家一样,被打成了“黑帮”,并被关进了“牛棚”。有一天,一个“造反派”头头想把公家的一盆花儿拿回家去,又不识花的好赖,就去问被专政的“黑作家”们,但大家谁也不想理他,都推说不知道。于是,这个“造反派”头头火了,指着赵树理大声说:“你也不知道?”

赵树理不紧不慢地说:“我不是不知道,但是我是黑帮,实在不好说呀!我说是香花,你说是毒草;我说是毒草,你说是香花。”

还没等赵树理说完,那个“造反派”头头就端着花盆破口大骂而去。

答医生问

到“文革”中期时,赵树理已被“反动权威”“黑标兵”和写中间人物的“祖师爷”等莫须有的罪名折磨得浑身是病,吃不下饭,睡不好觉。一天,家人扶他去医院看病。当轮到他看病时,医生看了看他骨瘦如柴的身躯,一看病历表,突然惊讶地问:“你就是写《小二黑结婚》的作家赵树理吗?”

赵树理用低沉而嘶哑的声音,略带几分幽默地回答说:“这种时候,谁还敢冒名顶替呀?”

 赞  0
, , ,

共一个关于 “赵树理的幽默故事” 的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30 − 2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