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之舞

 2015/02/05 10:38  张金凤 《思维与智慧》  (246)    

你常常隐藏在沉重的幕布后面,或跳跃,或沉静,而我期盼的双眼一次次要把这深沉望穿。你来时脚步轻巧,选择某个隆冬的黄昏。那时节,风在匆匆赶路,残阳将苍白的叹息抛满西天。而我却默默转身,背离了熙攘的红尘,我站成驿路旁一树孤独的梅花,只为与你相遇,携手走进岁月喧闹的河畔。只因了与你前世的约定,我蹉跎了如许美丽的韶光,在众花招摇的季节里,沉默如冰。而我无憾无悔,只有你的舞姿才能擦亮我的歌喉。我知道铅色的云幕之后,你已装扮成我日夜思念的模样,悄然出发。也许我已苍老,苍老得再也无法开出火红的焰火,我相信你一定还记得我,记得我们在风中且歌且舞的往昔,记得年年为你守候的那株沉默的老梅。

总是在这样的冬夜,乡村寂静得只听见风吹草叶的轻叹。薄薄的窗纸里,我守一尊温暖的灯盏,橘红的光流泻成彩虹的树,我于火树银花的阑珊处,阅读着古老的散章,等你。你正乘夜色飞翔在铅蓝的天海,悄然抵达我温馨的轩窗,在洁白的窗纸上弹奏叮叮咚咚的韵律,将天堂那岸的美丽传说轻轻投递到我酣然的梦乡。你轻扣弦窗的韵律,沙沙如耳语,送我心旌荡漾,梭梭歌舞尽羽衣霓裳,或者,你与墙上蓑衣正试奏一曲淳朴的俚曲乡谣,叹奏相和。微雪敲窗的夜啊,我拥雪而眠的梦里,你栖在月季的枯叶和树枝桠间,偷窥我的心事与我香梦的呼吸。

唯有你可以装扮山峦和旷野,唯有你赠与世界纯洁无瑕,唯有你可以涵盖人间所有的黑暗与丑陋。山川河流可老而雪不老,年年是新妆的玉女,玉质冰形,莹莹烁烁永远都是天使般的光芒,不论是米粒般轻巧地潜入水乡村镇,还是鹅毛般覆盖大漠孤堡,你都在装点着壮丽的山河。玉树琼花是你的杰作,洒上空枝,眺望红烛燃亮的好日子;一望无垠是你的气魄,覆盖麦野,触摸来年麦浪翻滚的激情。你是上苍的恩赐,荡涤世间的尘嚣和纷杂,馈赠世界一个纯洁如初的童话。

你从哪里来啊,冬的新娘?自天河的波心,清冷的蟾宫,还是佛的脚下?一身灵光,踏碎了多少岁月,陶醉过多少心灵。空旷的山野溪边,谁人披蓑执竿独钓寒江之雪;晴天丽日下,谁人推开西窗赏千秋玉洁;辽远边塞,谁人于迂回山路驰一叶轻蹄归去;红泥火炉旁,谁人闲敲着灯花等故友对饮;乡路驿桥边,谁銮铃情动原野,抱一枝香梅拥有了整个岁月。你这天河的玉屑,倾听了壮阔无涯的涛声;你是寂寞嫦娥寒宫舞剑,削落的梅花朵朵,纷纷飘落人间;你是织女相思的鲛泪随飞梭抛洒,点点深入人的心灵。

 赞  0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2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