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的四种境界

 2014/08/29 12:03  马莉 网络  (457)    

玩的四种境界
对一件事,人们从不会偷懒,那就是玩儿。凡事都论境界,读书有三种境界,喝酒有五种境界。同样,玩儿也有四种境界。

第一种是玩物丧志。春秋时,卫懿公是卫国的第十八代君主,平生爱鹤,整天与鹤为伴,如痴如迷,常常不理朝政、不问民情。他还让鹤乘高级豪华的车子,比国家大臣所乘的还要高级,为了养鹤,每年耗费大量资财,引起大臣不满,百姓怨声载道。后来,北狄部落侵入国境,将士们竟无一人上阵,卫懿公只好亲自出战,战死沙场。

第二种是玩物修文。每一个文人墨客都是一个贪玩的人。他们把玩的心得记录成文字,就成了后世不朽的经典。李白爱玩山水,留下了许多描写壮丽山川的篇章,从未有后人能超越。清代的李渔爱看戏,他的《闲情偶寄》里,不仅有系统的戏剧理论研究,成为重要的经典,还有饮食、园艺等方面的精彩论述。政治不得意的欧阳修被发配边疆,他只能把玩作为情绪的排遣和精神的寄托,一篇《醉翁亭记》不但是游记的巅峰之作,还悟出了很多人间真理。

第三种是玩物立业。曹操一直是中国历史上性格最复杂的人,战场上的冷酷、政治上的严肃、文学上的豪放和生活上的随意集于一身。工作的时候,他是钢铁战士;玩的时候,他是花花公子。就在出征袁术之时,将士们口渴难耐,曹操随便挥鞭一指,“前面有片梅林”,将士们的口水装满了嘴巴,一时间竟然不渴了。随后一鼓作气,拿下了袁术。望梅止渴本是一个游戏,被曹操用在战场上,就成了事业的铺路石。

第四种是玩物定规。孔子,只不过他玩的是思想。他以“礼”“乐”为核心的儒家思想,成为中国几千年封建史的主流思想,时至今日,依然在时刻影响着我们的生活。可以说,是孔子用“礼”“乐”为中国社会定下了游戏规则。

对于玩的这四种境界来说,第一种最简单,第四种最难。其实,不必要每个人都成为玩物定规的人,但至少不能成为玩物丧志的人。只要实现了玩物修文、玩物立业,依然是一个浩瀚的人生。

 赞  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84 + = 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