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莎乐美

 2015/01/30 16:55  里尔克 《文苑》  (266)    

我太放任自己,忘记了

不仅仅世事纷纭,万灵自由

他们的眼中包容着生命的浑然一体

与肖像如何盈满画框,并无二致

我也忘记了,不懈追逐之外表、论点、猎奇

只不过刻意乔装自己

谁知道,或许老天有眼明察丝毫

每当沉迷于你

长成于你,暗中无休止纠缠你的心房

我脸上才摘去虚荣的面具

我拥你入怀

像有人以手绢掩面,屏住呼吸

不,更像是用它抑止伤口

以防生命之泉勃然喷发

我目睹你面色红晕

怎会有人明了我们之间所发生的

已弥补时间所不能兑现的一切

每一轮凋谢的青春中

我奇妙地长大

而你,我的爱,拥有我内心狂野的童年

记忆行将匮乏:那些瞬间里

一定累积过我生命的页岩

沉淀自沧浪之水

我无须怀念,只因我一切由你而成

且令我心意难平

在远离你的清冷场所,即便无法感知你

而你的缺席,也给人暖意

实实在在胜过独自忧闷

思念总是不经意地走入幻觉

当你的影子分明浮现

轻盈如月光栖息在窗棂

我缘何仍要抛弃自己

 赞  0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60 − = 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