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吸金迷失的青春

 2014/12/05 12:48  向华军 《做人与处世》  (325)    

  2014年5月初,重庆市西永微电产业园一家电子公司的经营分析会后,经理和财务负责人神情严峻,径直走向附近的派出所报案。因为报表显示,生产线上的金盐溶液连续3个月损耗异常,这个损耗值几乎是去年同一时期的两到三倍。

警方多方摸排后,以林晓松为首的3名90后被“锁定”。数天后的一个深夜,当林晓松、李彬彬、丁力等人在大排档消夜进行交易时,全部被抓获。

原来,职高毕业顺利进入福建电子厂工作的林晓松,去年底回重庆探亲时,在火车站偶遇同学丁力。交谈后他得知,丁力所在的电子公司跟自己就职的单位一样,都使用美国进口的生产线生产电脑主板,并且岗位基薪不比林晓松在异地他乡拿得低。另外还有令他心动的一点,在福建“眼馋”的一个神秘镀金线操作岗也被纳入了招聘范围。因为丁力的举荐,林晓松很快入职,并成功地成为镀金生产线的一名操作员。不到半月,聪明伶俐的林晓松就熟练掌握了镀金生产线的操作规程,并和另一个班组的李彬彬成为好朋友。

除夕这天,值班的林晓松、李彬彬、丁力欢欢喜喜地搬了箱啤酒回寝室,不知不觉,三人都喝高了,不知是谁起头聊起新年的愿望,林晓松说他要“吸金”挣大钱,并且门路基本摸清了,诀窍就在他当班的金盐溶液里。于是他把在福建知晓的秘密和盘托出,只是那时没有机会接近金盐溶液,也不清楚用什么重金属去“吸金”效果最好。酒壮人胆,丁力、李彬彬压根儿没提任何反对意见。

此后,3个人一有空闲就腻在一起,一心盘算着如何组装“吸金包”、如何避开监控投放收取。没几天,通过恶补化学知识,3个人自己动手,将比金更活跃的金属碎片装进纱袋,一端用透明线牢牢拴住,趁着节日期间管理松懈,由林晓松、李彬彬在不同的班次里择机投放。果然,化学反应很神奇,一个晚上下来,仅仅拳头大小的“吸金包”就吸走了七八十克金粒。然后按照分工,“吸金包”交由丁力卖给金店,所得收入3个人平分。他们初试身手,只投放了6次,“吸金包”就吸走了400多克金粒,每人净入15000元,着实令他们欣喜异常。

有了经验和收益后,3个人的胆子和步子更大了。他们又精心制作了几个“吸金包”,只要一瞅准夜间当班的空隙,便将事先准备好的“吸金包”悄悄沉下去,下班前取出来藏好再带出公司。另一方面,丁力稳固联系了多个买家,甚至有买家预付了高额定金。

3月末,林晓松等人取得了“大丰收”。这一个月,他们相互支持配合,利用“吸金包”悄悄从金盐溶液池里吸走了大约1500克金粒,每人从中获利50000元。

然而,纸包不住火,金盐溶液在月底盘点时出现了损耗异常,公司最终在警方的帮助下查明真相,林晓松、李彬彬、丁力最终难逃法网,迎接他们的将是法律的审判和铁窗内的无尽悔恨。

为快速致富而放纵自己的欲望,一不留神就会像林晓松等人那样吸足了黄金,却丢掉了骨子里最明亮的纯色,原本酷炫的青春几个转折便迷失方向,堕入黑暗的深渊。

(编辑/张金余张弘图)

 赞  0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9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