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别人家的果园的女孩

 2014/11/16 11:19  张燕峰 《做人与处世》  (227)    

阿娟是来自皖西北农村的大学生。在家乡,她的家境不算贫寒,但跟舍友们相比,她吃的用的穿的,处处透着寒酸之气。

阿娟是个聪慧的姑娘,她能感觉到同学们看她的目光中所隐藏的同情,这让阿娟非常沮丧。于是,在人前谈笑风生的她,独处的时候,免不了黯然神伤,谁让咱出身在农村呢?可是人的出身是没法选择的啊。

为了缩短与同学们的差距,阿娟开始跟妈妈诉苦,说在美女如云的大学校园里,自己连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妈妈一听赶紧给她打了1000元,于是她买了最流行的藕青色连衣裙。看到同学们大都有笔记本电脑,阿娟心里又失衡了,她可不想低人一等。于是,没有过多长时间,她又以学习需要为由,给爸爸打了电话,几天后,爸爸给她打来了5000元。

大一刚刚读完,家里已经不堪重负。妈妈说,闺女啊,你能不能省着些花,你爸爸在建筑工地上不小心受伤了,现在还躺在医院里。以后,你可要节俭一些啊。得知为了贴补家用,没有上过一天班的妈妈不得已也跟着乡亲们出来打工,到新疆去给人家种棉花。阿娟的心里非常难过。她下定决心,不再跟同学们互相攀比。

可惜这虚荣心一旦膨胀,就像发酵了的面团一样,很难再让它规规矩矩地藏在心底。阿娟也跟其他勤工俭学的同学一起,业余时间去街头散发广告传单,可是在烈日下一站好几个钟头,苦累尚且可以忍受,让她无法忍受的是那些俊男靓女们那不屑一顾的目光,这让她感到非常屈辱。

当有同学再拉她去发传单的时候,阿娟一口回绝了。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阿娟又跟着同学去给一个初中小女生做家教。可是小女生不爱学习,你给她讲英语的时候,她说要学习数学,你开始给她讲数学题的时候,她又跟你讲物理课上同学睡觉的事情,等到她终于要学习的时候,已到了阿娟返回学校的时间。

这样的家教对于小女生和阿娟都是一种折磨,一个月后,阿娟果断地结束了这次家教。

时间匆匆,转眼已经是大三了。阿娟同宿舍的女孩有赖床的习惯,即使到了上课的时间,人家也根本不着急,临近毕业的时候,依然我行我素窝在宿舍睡大觉。后来,阿娟才听说她爸爸妈妈开着一家大的外贸公司。

阿娟心里很不平,凭什么人家就是那样好的运气,为什么咱就该四处出击跑人才招聘会递简历还被拒绝。这样想着,阿娟也懈怠了许多,别的同学仍然每天挤公交车,辗转于各大小公司之间,参加各种形式的面试笔试。她开始陪着舍友一起睡懒觉,心想,反正跑也白跑,递也白递,试也白试。

转眼大家就各奔东西了。果然,舍友很快就进了老爸的公司,而那些整天为求职而辛苦奔波的同学,也大多有了工作,虽然不尽人意,但最起码可以骑马找马。倒是阿娟什么都没有,她除了抱怨,所能做的只能是哀声叹气。

这时,阿娟遇到了小时候的闺蜜,闺蜜喜欢逛街,出入各大商场,刷卡购物。阿娟当仁不让,义务充当起了闺蜜的参谋,陪着她出入大商场和美容院,阿娟在闺蜜的撺掇下,也买了高档化妆品。但是一想到闺蜜有个拼命赚钱供她花钱的男友,而她直到现在还靠在建筑工地上做小工的爸爸和远在新疆给人种棉花的妈妈来供养,一想到这些,阿娟还是免不了心慌。

想想前途,阿娟非常迷茫,不知道何去何从。说实在的,读大学也没有学到什么真本事,又不肯向别的同学那样吃苦,放低身段去谋个差事养活自己。想到年迈的父母还在为自己吃苦受累,而自己大学毕业了还不能让他们安享晚年,羞愧就像汹涌的潮水漫上阿娟的心扉,折磨着她已经无比脆弱的神经。

后来,为了糊口,阿娟不得不找了一份工作,听说没有干多长时间,就锒铛入狱了,原来那是一家专门进行骗人的公司,阿娟不小心成了替罪羊。当昔日的同窗好友去监狱里看望她的时候,阿娟痛心疾首,对过去浑浑噩噩的生活,追悔莫及,可惜为时已晚。

是啊,青春勿忘奋斗。年轻人,在需要埋头播种耕耘的时候,千万不要误入了别人家的果园,不要被枝头姹紫嫣红的花朵和累累丰硕的果实而迷惑,从而产生错觉,误以为这些也为己所有。当两手空空地走出别人家的果园,才恍然明白:错过了播种的季节,必定难有丰硕的收获。

(编辑/杨逸)

 赞  0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 + =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