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窗

 2014/11/29 10:09  谷煜 《做人与处世》  (315)    

妈妈,你不能打开我的心窗。

小儿和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整个人都惊呆了,一直以为自己是小儿的贴心好友,谁知竟会是如此落魄?而且,还说出了这么一个文艺的词:心窗。看着他,说不出话,小小的人,怎么就打不开了呢?怕是小儿真的长大了吧!

也许,最近小儿学习烦躁,成绩不稳定也和这扇小小的心窗有关系吧。

小时,家里的窗户是木质的,横竖着格成一个个小格子。窗棂上糊着白纸,记得是每年的春节,和妈妈一点点撕下旧纸,换上新纸,屋里,刹那亮堂了许多。冬天的阳光,透过来,纸愈显分外地白,阳光分外地暖。阳光里,有细细的尘埃,飞舞着,置身其中,心里说不出的踏实,沉静。

土炕上是妈妈自己做的棉布单子,洗得褪了颜色,隔着窗棂的阳光,“哗啦”铺在土炕上,真像一幅写意画了,矮矮的土屋,反倒有了一抹说不出的灵动。

常常对着纸窗,细尘,炕上的阳光,发呆,亦是有心事的,却不曾说与妈妈。

那心事,是细密的。邻居香香家,换上了玻璃窗,晴天能打开,能让大把大把的阳光,肆无忌惮地跑进来,躺在这样的阳光里,眯了眼,是上等的享受呢。

可是,我家不能,爸爸远在外地,爷爷奶奶年迈,只妈妈一人支持着,难哪!

于是,这纸窗,成了我沉甸甸的心事。

妈妈换窗纸的时候,总是笑着。我纳闷,难道妈妈不喜欢那宽大的玻璃窗吗?

农闲的时候,妈妈对着纸窗,刺啦,刺啦,一下下有节奏地纳着鞋底,铿锵有力,仿佛在和贫困的生活宣战。

不时,她会瞥一眼趴在窗台上写字的我,笑着。然后,在头上轻轻抿一下亮晶晶的针头,继续着。

遇到不会的题,妈妈便过来,和我趴在窗台上一起看题。

纸窗前,一下子有了时光的味道,一下子透出了生活的张力,一下子迸发出了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心窗,也一下子在妈妈的坚强乐观里豁然打开,原来,妈妈一直在暗暗地努力。

后来啊,玻璃窗,铝合金窗,塑钢窗,妈妈让我家的窗一点点美丽起来,也让我,一点点阳光起来。

很幸运,上学时依旧临窗,打开窗户,便有徐徐的风吹来,异样地清凉。即便是严寒的冬日,开一开窗,新鲜的空气,哪怕有一点点的寒,也是神清气爽。

窗外有高大的槐树,吐露着浓浓的香气,侵扰了整个校园,不管不顾地钻进鼻孔,也扰乱了心。

莫名其妙恋着一个高高大大的少年,那少年,常常微笑着,不言不语,却总让我惊慌失措。捧着课本,心思却不知何去何从。明明知道,这样的状况,怎能面对一次次考试?

自责着,纠结着,茫茫然,能对谁说?对谁说都不情愿。心窗,紧紧地关闭着。

那一天,开着窗。春末,少有的一阵狂风,刹那间,昏了天,暗了地。片刻之后,屋内尘土一片,屋外槐花一地。

当时老师让我们快点关上窗户,大家忙乎着,还未安静,风已过去。

老师笑了,说:看,花都掉了,是吧?可是,树上还有那么多呢,早开的花,根基不牢,才会经不住狂风暴雨呢!

心,一悲,有泪要来。这一场风啊,呼啦啦刮进了心里。

想来,老师那话,莫非是说给我听?莫非就是要打开我的心窗?

三春花事好,为学须及早。花开有落时,人生容易老。再也不能这样了,咬紧牙关,且行且珍惜。

槐花自然还是次第地开了,心情也轻松起来,成绩也一点点地好起来。心窗打开,香气飘飘而来,这么美,这么好。

工作了,纷繁芜杂,扑面而来。常常坐在窗前,愣神。尽管,窗外的风景异常地丰富,而烦躁不安焦虑,仍会滚滚而来。

窗外人来人往,花开花落,都是别人的,总与自己无关。

不远处,是一个热闹的夜摊,各种小吃。每每夜幕降临,总有陆续的人来,点了小吃,要了啤酒,每个人都开心着,哪里看得出忧愁悲伤。

同事叫我去,我惨淡地笑笑拒绝了,她说:其实每个人都有难处的,你看外面小摊的主人,从乡下来,白天忙完地里的,晚上赶过来摆摊,辛苦着哩!可他开心,他说挣了钱,可以让父母过得舒服点,可以让孩子到城里来上学。他要的,咱已经都有了,可为什么还不开心呢?想想,是自己的浮躁吧!

看她,年长我许多的姐姐,知道她也经了风,经了雨。虽是粗茶淡饭,却恬淡知足,那样的温婉静美。

生活,也许本没有那么多的繁华富贵抑或寂寥凄凉吧,踏踏实实生生不息欣欣向荣,日子,总是这样的才好。所谓烦恼,不过自寻罢了。

放下琐碎,抛弃浮华,打开心窗,清凉自来,芬芳怡人。心,透亮亮的了,生活,自然是饱满而欢愉的。

如此来看,要给小儿带去的,最是那一抹清凉。

 赞  0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37 + = 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