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不可“复读”

 2014/11/09 22:46  田野 《做人与处世》  (256)    

2014年6月8日,北方某县高三学生小林刚刚走出高考考场,就被两位男子客气地请进了一辆小车上。关好车门,两位男子立即向小林亮出了工作证。小林什么也没有说,只是默默地伸出了双手。于是,一副明晃晃的手铐便戴在了小林的手腕上。

小林是一位普通的农村孩子,2013年夏季就已经高中毕业。不过,小林去年考得并不理想,只过了二本线。父亲希望小林能够到二本类大学读书,因为,小林还有一个弟弟在读高一,一个妹妹在读初三。父亲希望小林能给弟弟妹妹让路,以减轻家庭负担。可是,小林拒绝了父亲的要求,他坚持要复读,并且发誓非重本不上。

2013年秋季开学,小林带着假期打工挣来的2000多元钱到县城一所高中复读。虽然小林很努力,学习成绩也比上一年有了较大幅度的提升,但是,小林的高四生活并不顺利。因为,没有了家庭支持,小林的生活很快就没有了着落。最要命的是小林还与一位女同学谈了恋爱,他们一同在校外租房居住。虽然女友把自己的生活费全部奉献出来,但是,两个人的开支还是不小。小林身上的钱很快就花完了。没有生活费,小林只好向同学们借。开始,只在同班同学之间借,接着,他又向已经上大学的往届同学们借。到了2014年4月,小林已经欠下8000多元的外债。

小林借的钱都是同学们的生活费,小林长时间不还,同学们也没有饭吃。特别是临近毕业,同学们花钱的地方也很多。因此,小林陷入到了还债的“旋涡”里,只要一打开手机,马上就会有讨债的短信发来或者电话打来。必须弄到钱——这是小林唯一的选择。可是,到哪里搞到这笔“巨款”呢?回家向父亲要?自己开不了口,父亲也不会给;出去打工?不可能,因为马上就要高考了,自己还要复习。为此,小林很着急。

这天,下了晚自习的小林沿着马路往自己的出租屋里走。忽然,马路边一个小宾馆引起了他的注意。当时,正是夜里11点,马路上静悄悄的,一个人也没有。小宾馆吧台后面,一位小姑娘趴在那里,昏昏欲睡。小林灵机一动,便产生了要抢劫宾馆的念头。回到出租屋,小林被自己的想法折磨得难以入睡。终于,小林拿着女友的丝袜,还有一把平日和女友做游戏的玩具手枪,悄悄走出了出租屋。

“别动,我是持枪劫匪,快把钱拿出来,否则,我一枪打死你!”小林闯进那家小宾馆,对着吧台后面的小姑娘厉声喊道。小姑娘看着头戴丝袜手持手枪的小林,吓得浑身哆嗦。她把抽屉里的现钞全部拿出来,放在了柜台上。小林抓起钱,退到门外,很快就消失在了夜幕里。

这次抢劫,小林一共收获了1000余元。虽然不多,但是,这足以解决小林的燃眉之急。不过,最让小林兴奋的是那种抢劫后的快感:他没有想到抢劫竟然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儿。但是,小林是高中生,他知道这是违法的。如果被警察发现,自己的一切就完了。一连十余天过去了,一切都风平浪静。于是,小林决定把自己的欲望再次“复读”。因为,他想彻底解决自己的债务危机。

在接下来的两个多月里,小林一连把自己对金钱的欲望“复读”了十余次。他的目标全是小旅馆。虽然每次抢劫的钱不多,但是总共也有10000余元。小林用这些钱还清了债务,还给女友买了一部新手机。然而,让小林没有想到的是:他的踪迹早已经落入了警方的视线。在高考前,警方已经通过视频监控分析,确定小林有重大嫌疑。不过,从人道主义考虑,警方没有动小林,而是秘密监视他,等小林高考结束再实施抓捕。于是,便出现了文章开头那一幕。

高三可以复读,但是,罪恶的欲望不可有,更不可“复读”。小林落网后,他不仅对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而且对自己的高考感觉很好,认为过重本一点问题也没有。可是,小林高考考得再好也没有任何作用,因为,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严惩。(为了保护个人隐私,文中小林为化名)

(编辑/袁恒雷刘刚图)

 赞  0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31 − 3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