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画中人

 2016/01/15 8:29  洪烛 《做人与处世》  (292)    

人会做许多梦,其中的一种便是对画中人的幻想。而我是怎样一个人呢?食无鱼,出无车,东窝无菊花,青灯黄卷,门可罗雀。但我却总是梦见红袖添香。我在北京密集的建筑群里拥有一间简陋的小屋,每当夜幕低垂,我骑自行车下班,远远望见万家灯火,唯独自己那扇窗口是黑洞洞的,孤独感便浸透全身。尤其出远门归来,精疲力竭风尘仆仆地提着行囊走到家门前,真希望灯海中属于自己的那一盏是亮着的,希望灯光倒映出秋水伊人的身影,正倚靠着窗台边织毛衣边等我。甚至当我掏出钥匙开门,依然相信奇迹会出现:桌上摆满热气腾腾的饭菜,而精心安排这一切的无名女郎却神秘地回归画中,悬诸斋壁。李白说:“美人如花坐云端。”然而我总是失望。

眉是在我最孤独的时候出现的。上帝是仁慈的:一位流落异乡的穷书生不见阳光的小屋,终于来了一位美丽的女客人。世界变得明亮了。她穿着一袭白色的针织外套,毛茸茸的,就像一只草原上的羊羔或小兔子。我的心里面也是毛茸茸的,不敢看她熠熠生辉的眼睛,只是凝视她雅致的鞋子。那一会儿,聂鲁达的诗句在耳畔响起:这两只船载着你,跋山涉水,远渡重洋,终于寻找到我……这是茫茫人海中的怎样一条航线啊!两个陌生人的相识永远是神秘且充满天意的:一路上有多少偶然因素在促进或阻挠他们会合?我不用表达认识眉所感受到的那种幸运。因为只要假设一番,如果当初与眉擦肩而过,我今天的生活将少掉多少内容,就会为命运的惊险暗捏一把冷汗。

眉身上永远有那么一股古典美人的味道,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令人联想到丝绸、刺绣、团扇、瓷器、词牌、琵琶行与茉莉花。我推测她的籍贯是南方,其实眉是地地道道的北京女孩。她家住城南的白纸坊,古朴的地名表明这是明清两代造纸厂的遗址。而眉正如纸上的美人,风一吹就摇摇欲坠。眉四岁便开始画画,把稚嫩的小手伸向纸笔。这么多年过去了,她用过的宣纸若拼接起来,该有几公里长吧?这个诗情画意的少女与纸为婚,以墨为路,勾勒山水,在纸上呼吸,却又在现实的地图中缺乏记载。

第一次到眉的家做客,我惊喜地发现,她家与北京印钞厂在同一条街上,而且仅仅相隔几十步,尚不够短跑选手冲刺的。我夸张地张开双臂:“钞票的发源地,我可找到你了!”眉却以为我想拥抱她,一闪身躲开了。这打断了我的即兴抒发。我深情地凝视着印钞厂金光闪闪的门牌(而不是眉的面庞),悻悻然地搓搓手:“都怪平常见得少,我太想你了。”这回眉倒没觉得我一语双关:“瞧你那见钱眼开的样,一照面就摩拳擦掌的。有能耐别干吼,抢银行去。”我吸吸鼻子:“难怪一来你家觉得空气不对呢,原来是闻到钱味了。唉,能和印钞厂做邻居,也是有福的。”眉见我对她的生活环境流露出无限的羡慕神情,乐了:“当然,没准风稍大点,就会吹几张钞票过来呢。咱换房吧,你搬到我这儿来傍大款,我挪到你那小破屋去画画。”眉本人对钱的态度极平淡,由此可窥一斑。她妈妈也跟我说:“眉花钱简直不像女孩,她交往的朋友们都说她大方。”眉在一旁脸红红地打断:“他们是说我的气质落落大方。”事后她也承认那是在狡辩。她妈妈继续说:“大伙儿聚餐,男孩们还捂住钱包面面相觑呢,我们家眉却抢着付账。”

除了抢着付账时的“勇猛样”,她的仪态其实弱不禁风、楚楚可怜,简直令人一见之下对世界顿起悲悯之心。而且她说话声极纤细,仿佛那话不是说出来的,而是靠呼吸吹送出来的,飘飘忽忽。正因此,她很早便获得“蚊子”的外号。第一次和眉的朋友聚会时有人倡议:“赶紧点一支蚊香。”我不解地顾盼,噢,原来眉正发言呢,蚊子在谈艺术呢。她画画的朋友们想她,便说:“蚊子好久没从家里飞出来了。”

听见眉的声音,我都下意识地屏住呼吸、放轻脚步,就像生怕惊动了画中人,正如她也不愿惊醒这个世界一样。别以为我的描述很过分,其实我只想给眉一种放任的自由,你只有背对着她,她才能兑现在这个世界上。当你一转身,她或许就消失在空气中了,如镜花水月。谁能了解她的想法以及她那隐秘的生活?你稍不留神,她便会被一张纸、一缕风抑或某个机遇席卷而去。

我这样描写一位叫眉的北京女孩,别人看来也许有点夸张。好在对于眉,除了我之外,还有其他证人。河南一家杂志来京城举办作者招待会,我领眉去玩。她那天正感冒,像林黛玉一样蹙着眉头咳嗽,引得众人像看一幅仕女画般看她。真让人心疼!一位女编辑和眉聊天,越凑越近,好不亲热,真应验了“可怜夜半虚前席、不问苍生问鬼神”的典故。到终了听那位女编辑解释才恍然大悟:“她说话这么轻,我简直是下意识地往跟前靠。”

或许我内心有一堵空白的墙壁,这构成我长期的孤独。我多希望能在上面张贴一幅画,抑或供奉一个模糊的影像,哪怕她与我的生活无关,仅仅让我能在心里想一想就足够了。我相信自己是为美而存在的,我的文字生涯也倾向于浪漫主义的激情,正如普希金一首诗的标题:《美人啊,请让我为你歌唱》。我对生活所求不多,但这恰是一位诗人渴望拥有的权利。如果我梦见过画中人,她就是眉。画中人是我的浪漫史!

(编辑/张金余)

 赞  0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21 − =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