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的人生没有几场同学会

 2016/01/14 19:25  琴台 《做人与处世》  (249)    

人到中年,各种聚会一下子多起来。老乡会,战友会,同学会,其中,最广泛的几乎每个人都会遇到的,是同学会。大学同学聚会,中学同学聚会,小学同学聚会,甚至,还有人组织起了幼儿园小班的同学聚会。

前段时间,七十岁的老娘兴冲冲打来电话:“陪我去买两件衣裳,过两天我们有场同学聚会。”到了聚会那天,一干老头老太太在大饭店里笑语喧哗,散了聚会好几天,老娘还意犹未尽逢人就说。听她脆生生提起五十多年的那些同学的名字,某个瞬间,古稀之年的老太太眼角眉梢居然又有了小姑娘的俏皮和可爱。

看着眉飞色舞的老娘,想起自己刚刚参加过的高中同学聚会。

毕业25年,大把的中年家伙又凑在一起,虽然不算天南海北,可是,很多人,却也咫尺天涯——同在一座城,有的居然从毕业到现在就没有见过。聚会伊始,随着房门一次次推开,一阵阵的欢呼此起彼伏。他来了,她来了,TA们全都来了!

热烈拥抱的故人面前,忽然想起苏轼的慨叹: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诗人怀念亡妻的忧伤我们没有,但时光倥偬的改变却令你我的感叹无时不在:高了,矮了,胖了,瘦了,有白头发了,眼角添了鱼尾纹了。

不过,任是沧海如何桑田,只需一杯酒的时间,物是人非之感烟消云散,笑坐在你我面前的,还是那个无比熟悉的故人。

一桩桩年少旧事拍拍灰尘从记忆的深谷里站起来,一点点依稀的往事抖抖尘埃在寂静心底浮出来,望着那些亲切又欢欣、兴奋又忘情的面孔,忽然悟到了同学会大行其道的根源所在。

表面看,所有同学会都是奔着故人来的一场相逢,可再往深处想,昔日的故人情之外,每个人内心深处更悸动的,却是和昔日的自己来一场重逢。

和别人的“遇见”,可以从横向的角度参悟世事;和自己的重逢,则是在纵向的位置感知命运的神奇。

罗大佑的《光阴的故事》唱得多好:春天的花开秋天的风以及冬天的落阳,忧郁的青春年少的我曾经无知的这么想,风车在四季轮回的歌里它天天的流转,风花雪月的诗句里我在年年的成长,流水它带走光阴的故事改变了一个人,就在那多愁善感而初次等待的青春……遥远的路程昨日的梦以及远去的笑声,再次的见面我们又历经了多少的路程……

时间是一张经纬织成的光阴之网,不同阶段的同学就像光阴之网中不同节点的原点,茫茫时空中我们遇到,茫茫时空中我们失散。擦肩而过的路人或许从此杳无音信,但我们,却因为“同学”这个称谓有了再次遇见的线索和机缘。

很早之前在一个朋友的空间看到过系列照片,几个同事,每年秋叶泛黄的时候去一条固定的街道拍一张同样姿势的照片。一去十年,十帧照片,看得人唏嘘感怀又心怀温暖。那样一组照片,记录了时光的迁徙,更记录了一群人无比珍贵美好纯净的情谊。

这样的情谊,在我们仓促行走逐渐老去的路上,已不多见。这或许也是很大一部分中年人特别钟意同学会战友会的根由:无论现在的我们多么粗糙市侩,内心深处的角落里却依然怀揣着一份这样的赤诚和坦然——赤诚到甫一见面即可摘下所有的面具,坦然到无论如今的差异多么巨大却一样可以勾肩搭背称兄道弟不分彼此。

这样的纯净和美好,除了故交,哪里还可以遇到。

而同学会的美好,又何至于此。

哲人关于人生有过那样的譬喻:既要脚踏大地,又要仰望星空。人到中年,为凡俗琐事所累,我们都成了背负各种行囊双脚从来不曾离开地面的现实主义者。这样的时候,灵魂对于灿然星空的渴望,只有借助“出口”才可以抵达。

同学会,无疑就是最佳的“出口”之一。

多年之后的再次“遇见”,会令你停下匆匆赶路的脚步突兀邂逅时光流逝的痕迹,看一下岁月和光阴如何轻易地改变了一个人,再看一下人生种种不尽相同却可以不乏同样精彩的博大和浩瀚。这样的看到,会令你更深刻地了解生活的意义,更透彻地明晰当下的自己,更坚定懂得未来的追求。

从这个角度说,同学会,既是一场灵魂的反思会,又是奋斗路上的加油站。它能够让你我在最卑微的尘埃里拨冗仰望星辰,清洗污浊,荡涤身心,轻装上阵。它更能够让你我懂得,纵然十里搭长棚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但今天的筵席散了,还有明天,明天的筵席散了,还有余生。

只要你我一直在,此情永不老。

(图/刘宏 编辑/杨逸)

 赞  0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7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