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过太平洋的生命种子

 2016/01/03 11:09  碧水清荷 《做人与处世》  (166)    

2015年5月的一天早晨,在武汉大学读博的李龙俊正要出门,突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一看手机号,是中华骨髓库湖北分库打来的电话:“现在有一位美国患者的骨髓和您的初配成功,您是否愿意继续检测配合?”一听这话,李龙俊竟然有些激动。肯定地回答对方:“我愿意!我会积极配合各项检测。”

今年24岁的李龙俊,是武汉大学历史学院一名博士新生。从2013年开始,他几乎每年都参加义务献血活动。有人笑他傻,他只笑笑不说话。一次,李龙俊看到了姚明拍的公益广告,大超-中华骨髓库校园爱心之旅启动仪式在人民大学举行。作为中华骨髓库志愿者,姚明参与了中华骨髓库相关公益推广活动。在广告里,姚明动情地说:“没有比拯救一个生命更重要的事情。”这句话在李龙俊的心里掀起了一股巨浪,经过审慎地思考,他决定加入中华骨髓库。

自从李龙俊加入了中华骨髓库,好多同学都投来不解的目光,有人说他脑子进水了,有人觉得他太冲动了,捐献骨髓怎么可能跟献血画等号呢?闹不好会影响造血功能。尤其关系不错的哥们,苦口婆心地劝他,千万不要感情用事,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后悔都来不及了。而他告诉哥们,这是他经过深思熟虑后做的决定,他不会为自己的决定后悔的。

自从那天接到骨髓库打来的电话,李龙俊就进入了积极准备的状态中。时间进入7月中旬,李龙俊又接到骨髓库工作人员打来的电话,美国患者最佳移植时间为7月16日—7月21日,让他做好心理准备,而且一定要征得父母同意,因为进行骨髓采集时需要住院一周,入院时需要家属签字。看来父母这一关是必须得过的。他赶紧从科普网站、图书馆、红十字会等处查阅造血干细胞的各种资料,以便耐心讲给父母听,好让他们在关键时刻同意签字。

果然,当他把自己捐献骨髓的决定告诉远在贵州的父母时,二老一下子就炸了。父亲暴跳如雷:“你这个小兔崽子,怎么事先也不跟我们商量一下,就做出这么荒唐的决定,气死我了!你等着,我明天去学校找你。”不等他解释什么,父亲就“哐”地一下挂断电话。第二天中午,父亲就十万火急地乘坐火车赶到武汉大学。

李龙俊不厌其烦地让父亲看自己早已准备好的各种资料,还耐心地跟父亲解释捐献骨髓不像先前那样穿刺抽取,基本跟献血差不多。听了儿子的科普,父亲总算把那颗悬着的心放下了。走时还嘱咐儿子:“你要捐,我也不拦你,咱不能眼睁睁地见死不救不是?捐了骨髓后,你一定要多休息。”

7月16日很快就到了,本应住院打动员剂的李龙俊,因为恰好赶上雅思训练。选择了两头跑,他每天5点半就起床,6点半赶到医院打动员剂,然后再赶回武大接受半天的英语培训,下午再返回医院。

7月20日早上,他专门向雅思老师请了半天假,7点半的时候,他准时躺在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血液科的病床上,进行了各项血液指标的严格检查。

21日下午,上完半天雅思培训课的李龙俊赶到医院,成功捐出了266毫升的造血干细胞悬液。第二天下午再次捐出170毫升。这436毫升的造血干细胞悬液,对大洋彼岸的患者来说,就是无比珍贵的生命种子,是他重获新生的开始。所以前来护送这些造血干细胞悬液到美国旧金山的专业工作人员马瑞斯,当场为年轻的李龙俊博士伸出大拇指并再三真诚道谢:“非常感谢你,小伙子!”

看着无比珍贵的生命种子就要穿越茫茫的太平洋,被注入患者的身体里,李龙俊的心里忽然漾起一股幸福的暖流。因为他坚信,自己捐献的生命种子,一定能为大洋彼岸的患者开启一段崭新的生命旅途。

(编辑/张金余)

 赞  0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94 − 9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