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者得众

 2014/10/02 18:30  徐长才 《做人与处世》  (266)    

郑绪岚是我国著名的女歌唱家。20世纪90年代,郑绪岚因病住院,经诊断,是肠子出了毛病,必须进行手术。术后,郑绪岚依然感到腹部疼痛难忍。这是怎么回事呢?原来,主刀的医生由于粗心大意,坏的肠子没有切除,却把一截好肠子给割掉了。经过第二次手术后,郑绪岚的身体才渐渐地好转。这次医疗事故发生后,郑绪岚既不要求主刀医生道歉,也不要求院方经济补偿,更不向外界公布制造了这起医疗事故的医院名字。她对院领导说:“事已至此,道歉、赔偿都无济于事,我只要求医院今后努力改进工作。”医院和主刀医生对郑绪岚的如此大度、如此仁慈十分感激,也分外钦佩。

陈佩斯对郑绪岚十分友好,也分外敬重。他把郑绪岚奉为“女神”,说她的“歌声太迷人了,太甜美了”。他开玩笑说:“朱时茂若说郑绪岚半点不好,我就揍他。”陈佩斯还说:“郑绪岚经历了许多坎坷后,她如今的歌声更有韵味了。她的歌声有一种婉转的美,太甜美了,太好听了,她也真的太神了!”陈佩斯为了赞美郑绪岚,还不惜作自我检讨。他说:“我作为一个男人,有时还计较得失,我遇到一些不顺心的事,会发点牢骚,会批评别人,有些话说得还比较尖刻。而郑绪岚姐从不怨天尤人,活得豁达与通情达理,与她比起来,我真的太小气了。”

郑绪岚当得一个“仁”字。这种仁,是大气度、大精神、大境界。她的仁,赢得了艺术圈内人和广大观众对她的交口称赞和无比喜爱。郭蓉说她是“内心非常坚强的女人”,索宝莉说她是“超强超强的、韧性十足的女人”。郑绪岚的确是一个有坚忍不拔的意志、不被艰难困苦击倒的人。也正因为她“仁性十足”,所以她有精彩的人生。

1900年6月16日,庚子之变中,大火烧毁了在北京的山东瑞蚨祥分店,店中库存的丝绸布匹和来往账目也全部化为灰烬。大火刚灭,瑞蚨祥的掌门人孟洛川第一个在废墟上支起帐篷,搭起木板,宣布恢复营业。他还贴出了告示:“凡本店所欠客户的款项一律奉还,凡客户所欠本店的款项一律勾销,本店永不歇业!”

孟洛川的举动引得顾客议论纷纷:“哪有只还清别人钱,不讨回自己债的?孟洛川分明是个大傻瓜!”但是,主动让利的孟洛川很快得到了回报,那些欠瑞蚨祥钱的客户个个感激涕零,竭力介绍亲朋到瑞蚨祥来买东西,瑞蚨祥生意兴隆,日益壮大起来。

孟洛川晚年,偕儿孙登上泰山之巅,在观日出时,儿子问:“父亲,您这一生的经商之道是什么?”孟洛川想了一下说:“大商无算。”其实,孟洛川所说的,就是大商要给广大顾客施仁给义。孟洛川所办的瑞蚨祥顾客盈门,生意兴旺,也是仁者得众的结果啊。

汉武帝为了多征集到粮税,加大了征粮征税在中央对地方官员政绩考核中所占的比重。政令下达后,官员们便陀螺般地忙碌起来。在激烈的政绩竞争中,只有一个人不为之所动,甚至甘于落后,这就是掌管关中地区的左内史倪宽。倪宽出身贫寒,从小跟父母下地干活。这种经历让他深知稼穑艰辛,非常体恤民情。上任伊始,倪宽就常到民间访贫问苦,倾听群众呼声。当他得知关中地区土地虽肥沃,但由于干旱,农民生活仍很贫困。于是,他发动民众在郑国渠旁修了六条水渠,史称“六辅渠”,使那里的农民大受其益。春播时,他向无种子的农户发放政府贷款,让他们在收获后用粮食还款。在税收上,他量力而收。其下属提醒他:“这对百姓大有好处,但难保你的乌纱帽啊!”倪宽笑着说:“横征暴敛,杀鸡取卵,决不是长治久安的办法。为了一己私利而不顾百姓痛苦,官做得再大又有什么用处呢?”政绩考核的结果,倪宽列为最下等。按律,倪宽将被免职。倪宽泰然处之,准备卷铺盖回家。听到这个消息后,关中百姓自发地交粮交税,富者多交,穷者少交,在通往长安的路上,送粮的人络绎不绝,所欠税粮不仅交齐,而且有余。倪宽的考核成绩一路上升,竟居各郡县之上。

倪宽不怕丢官,专为百姓着想,为百姓造福,千方百计地减轻百姓负担。他对当地百姓实在是够仁爱、仁义的。好心必有好报。百姓们铭记倪宽的好,在倪宽政绩被考定为最下等时,都自觉地交上所欠粮税,帮倪宽扫清仕途障碍。真心换来同心,这就是仁义的良好效应。仁者得众,倪宽的故事极好地诠释了这一点。

仁者得众,这是不争的事实。为人者,就应当做个仁者。如果人们都能在不违反原则的前提下善良、仁慈,人际关系就会更和谐,世界就会变得更美好。

 赞  0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1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