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善良增值

 2014/09/17 17:16  许晓 《做人与处世》  (182)    

19岁那年,范尉考取湖北中医药高等专科学校,临近开学的时候,他告别家乡湖南省汝城县,前往湖北读大学。

到湖北的第二天,范尉就提着特意购买的学习用品和玩具,独自去荆州市流浪儿童救助站,看望那里的孤儿。返回学校的途中,范尉默默地想:“虽然家庭比较贫穷,我是贫困学生,但我还是准备帮助更多的孤儿和困难儿童。”

每天范尉都要去学校食堂的勤工助学岗位干活,以便领到20元助学金,同时可以免费吃午餐。到了冬季,天气特别寒冷,范尉看见同学购买垫子来坐,他就赶紧去批发绒面坐垫,到学校卖。基本每天中午和放学后,范尉都会去各个寝室叫卖:“坐垫、坐垫,价格便宜,坐着温暖,要买的人及时赶快。”范尉卖出一个坐垫,可以赚3元。通过几个小时的奔波,他能够卖出10多个坐垫。辛苦挣来的钱,他舍不得花,而是积蓄起来。除此之外,范尉还去各个寝室收集矿泉水瓶,一个可以卖0.1元。课余时间他特别勤奋,随时跑去捡瓶子,每天他能够捡到几百个。

范尉不但干活勤奋,而且学习相当努力,成绩在班里名列前茅,拿到大学生国家级奖学金8000元。加上平时干活赚到的费用和助学金总共4000元,他很快就拥有12000元。面对12000元,范尉喜形于色:“拿出4000元交纳当年的学费,还剩8000元。有了这些钱,我可以帮助更多的孤儿。”他的心中时刻挂念着救助站的孩子,想用自己的行动去帮助他们。范尉就去看望孤儿,他既送物品给孩子,也会拿现金给他们改善生活现状,更用自己的爱温暖孩子的心灵。

范尉觉得,个人的力量毕竟有限,为了凝聚更多的爱心,他开始在学校成立小火柴爱心社,更好地帮助孤儿和困难儿童。在范尉看来:“尽管火柴是微小的,不过只要共同燃烧起来,微弱之光可以温暖和照亮更多贫苦孩子的心灵与梦想。”

大学即将毕业时,范尉在电视上看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塔城市暴发雪灾,很多山区家庭遭遇厄运,众多孩子变成孤儿。看着电视里的情景,范尉决定要去新疆,帮助那里的儿童。通过考试,范尉以最好的成绩考取新疆医科大学口腔临床医学硕士研究生。到学校报到后,他便开始计划对塔城山区孤儿的救助行动。

在塔城地区资助孤儿时,从别人的讲述中,范尉知道了博孜达克农场三园子村王凯雪的糟糕情况,他决定去看望女孩。到孩子家里后,范尉刚坐下来,11岁的王凯雪就叹息:“我身患先天性髋关节脱臼症,行走困难。爸爸已经去世,只有妈妈带着我依靠低保过日子。”

范尉询问:“你是否想去上学?”

女孩回答:“我的髋关节畸形生长,突出非常厉害,由于病很严重,不必说去学校读书,就连走路都难。”

范尉问:“你的最大愿望是什么?”

王凯雪说:“我的最大愿望是能够治好病,像正常人那样行走,然后去学校读书。”

范尉发誓:“我可以帮助你实现愿望。”

女孩的脸上,终于有了微笑。

范尉带着王凯雪,来到塔城地区医院,做完检查后医生说:“你已经错过治疗的最佳年龄,现在手术有很大风险,建议你去乌鲁木齐的大医院治疗。”失望之余,范尉询问:“如果去大医院给她做手术,估计需要多少费用?”医生预测:“手术和康复费用,至少要20万元。”医生说出来的天文数字,让范尉感觉到无比沉重:“假设到乌鲁木齐去治疗,那么高的费用,究竟怎样寻找?”看着王凯雪渴望的眼神,范尉没有退缩,而是毅然作出决定:“我带你到乌鲁木齐住院治疗。”

女孩的心里有顾虑,无法找到那么多的钱,范尉安慰她不用担心,会有办法的。范尉带着王凯雪和她的母亲,坐了10多个小时的长途车,来到800公里之外的乌鲁木齐。到达医院打听,手术费用最低需要6万元,范尉依然觉得昂贵,他的钱根本不够用,况且还需要后续的康复费用。“王凯雪病情严重,不能再拖了,如果再拖下去,就可能终生无法正常行走。她的家庭十分贫寒,在手术费用方面,希望你们给予争取。”范尉把王凯雪的特殊情况说出来,并通过他的努力商量,医院同意给予最大优惠,把手术费降到3万元。

将自己带着的10000元交到医院后,让王凯雪做手术的同时,范尉赶紧通过微博、微信发动社会捐款,筹集到了剩下的治疗费用。

从手术室推出来的时候,王凯雪全身被打满石膏。知道她的手术很成功,范尉既有说不出的高兴,又心疼女孩。住了几天院,王凯雪进入康复阶段,3个月不能行走。她全身石膏,无法坐汽车,范尉只好把学校志愿者协会堆放杂物的房间打扫出来,让她在康复期间居住。看到王凯雪逐渐恢复健康,范尉认为他付出的所有精力和时间都是值得的,女孩肯定会拥有美好的人生。

7年以来,范尉个人累计捐款8万多元,利用他创办的公益组织小火柴筹集善款7万多元,募集衣物5000余件,资助各民族160个贫困孩子。在范尉的眼里,钱只有用于最需要的人,而不是自己,才更有价值。

 赞  0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94 − = 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