竺可桢不论人过

 2015/02/25 11:03  徐长才 《做人与处世》  (293)    

弘一大师是力主与人相处不言人过的。他说:“静坐常思己过,闲谈莫论人非。”由此可见,做人是不该随便说人过的。

气象学家竺可桢努力践行“不论人过”。他曾担任浙江大学校长,从不夸己长,更不言人过,一贯以“只问是非” 的科学精神对待别人、对待教授,留给人们的印象是非常美好的,也是“温厚光辉”的。

该校教授费巩,极有才子气,一度对竺可桢不满。开教务会时,他当面冷嘲热讽竺可桢:“我们的竺校长是学气象的,只会看天,不会看人。”竺可桢听了,微笑不语。后来,竺可桢不顾“只有国民党员才能担任训导员”的规定,认定费巩“资格极好,于学问、道德、才能为学生钦仰而能教课”,照样请他做训导员。

物理学家束星北,很有侠气,却脾气暴躁。抗战期间,浙江大学因战争西迁,束星北对竺可桢不满,于是在西迁时,他一路跟在竺校长后面,数落其种种不是,竺可桢也是一笑了之。竺可桢虽然并不欣赏束星北的这种作风,却力排众议,聘他为教授,并经常为保护这位有才华的教授而费尽周折。

竺可桢校长,在新年之夜,全家吃陈米,却把自己的工资分给教员们。他如此这般,难怪数学家苏步青一提到竺可桢时,就分外激动地反复念叨:“他真是把教授当宝贝,当宝贝啊!”

竺可桢不论人过,浙大自然就办得让人称心如意。

 赞  0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40 − = 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