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的戳记

 2015/02/18 9:23  张丽钧 《做人与处世》  (223)    

很高兴能以“国旗下讲话”的形式跟亲爱的开一学子们吐露我真实的心声。作为你们的校长,我总梦想着为每个来这里学习的孩子身上都打上一个鲜明的“戳记”。当然,这“戳记”,不可能是鲜红的图章,也不可能是某种族徽样的印纹,它应该是镌刻在灵魂深处的一个隐秘的记号,它使你区别于他人,使你的生命非同凡俗,使你的精神光耀灿烂,使你可以凭此轻易辨认出谁是你的挚朋契友,使你能够在获得一种终身不会失效的方向感之后远离歧路徘徊。

我的“校长信箱”里曾有过一封学生来信,在信中,那个学生提到了“一句话证明你是开一人”。这个问题,我想了很久。我不知道今天在场的各位会给出怎样的答案,也许你会说“开一美好,其中有我”,也许你会说“让生命的相遇充满惊喜”,也许你会说“每天在心里开出一朵花”,也许你会说“拿出一万个小时来”。甚至你不必说这么多,仅仅一个词语就足够了,比如“凤娃”,比如“凤闻”,比如“开开书吧”,比如“春分冲顶”,比如“弟子规接龙”。或者你们什么都不必说,仅仅哼唱一句“人生在世度光阴”就足以证明你是一个开一人了。孩子们,这些特殊的语言符号所传递出的气息,是专属于开一人的。当我点数上述这些语言符号的时候,你一定意会了、心动了,因为,你懂得。

如果你以为这些就是我所讲的开一人的“戳记”,那你就错了。这些外在的、能够被你的眼睛和耳朵轻易捕捉到的信息,仅仅是我所说的“戳记”中极为有限的组成部分。你的价值取向、你的为人准则、你的行事方法、你的道德高度、你的思想亮度、你生命内在的芬芳,甚至你毕业多年之后依然能够赖以洁身自清的在高中阶段获得的种种可贵免疫……这些,才是我所说的开一学子“戳记”的真正内涵。如果你让我用一个词语概括,那我就告诉你:“正能量,永远是开一学子‘戳记’的总特点。”

铁打的校园,流水的师生,我们当中没有任何人可以永远在开一教书或学习,短暂而又浪漫的相逢,使我们的生命有了难以拆分的美丽交集。我总是希望这个过于小巧的校园能够处处洋溢着亲情,希望师生之间、师师之间、生生之间的关系亲密而又典雅。在这里,我们的身体可以疲惫,但是,我们的灵魂却有足够欢悦的理由。

我们学校的第18任校长季胜男,就是寒假前为“董氏兄弟集团捐赠有机食品”活动牵线搭桥的那位气质不凡的老者。她在任的时候,一直称呼学生为“宝贝”。在这所校园里,没有一个学生不是她的“宝贝”。可以说,她的爱没有“死角”。沿袭了她的称呼,我们学校许多老师(包括我)都习惯喊学生“宝贝”。这是一个温暖的称呼,这个称呼使我相信我们师生之间存在着一种“血缘关系”。我的这个认识,在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那里找到了理论依据。柏拉图将人类的生育繁衍分成两类:一类叫作“身体生育”,一类叫作“灵魂生育”。在举例说明“灵魂生育”的时候,柏拉图特别提到了教师。的确,师生之亲不亚于亲子之亲。就在此刻,当我说到柏拉图的时候,我自然想到了他的老师苏格拉底,想到了他的学生亚里士多德。我不知道柏拉图有怎样的父母、怎样的儿女,但我知道他有怎样的老师、怎样的学生。在我看来,精神的传承比血脉的传承更能安抚转瞬即逝的生命。

因为爱之深,所以责之切。当我看到我的“宝贝们”身上打上了某种丑陋的戳记的时候,我万箭穿心。我不忍看到你们美好的生命被欺骗、偷窃、打架、网瘾、早恋、作弊、昼寝、迟到、早退、懈怠、抱怨、放任等负面的行为和负面情绪劫持,我热衷提醒,提而不醒的时候也会拿出铁腕处置措施。孩子,我不是恨你,我是恨你身上那个招人恨的暗记,我宁愿用让你“短痛”的办法去阻断你的“长痛”,这样的苦心,你可知晓?

我曾在一篇文章中写过:“上帝爱人爱不过来,于是有了母亲;母亲爱人爱得褊狭,于是有了教师。”教师给予学生的爱称得上是盈而不溢、劳而不矜、娇而有度、诤而有益。如果你正被这样优质的爱深情地包围着,那么请允许我提醒你,你是幸福的。

哲人说:“源头的石头,改变了河流的走向。”孩子们,我希望有朝一日你在回望青春时能够由衷地说:“我的生命,因为曾经拥有开一并且也曾经被开一拥有,所以,我的精神气质发生了令人惊喜的改变,我的人生也因而呈现出瑰奇艳丽的色彩,我感恩,我怀想——向着北纬39.40度、东经118.20度的方向!”

最后,请允许我深情地对我至爱的宝贝们说:“感谢你们为我提供了实现自我的舞台!感谢你们赋予我空洞人生以丰富的内涵!

谢谢!谢谢大家!

著名作家、河北唐山开滦一中校长张丽钧的国旗下讲话

 赞  0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37 − 3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