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能者无量

 2015/02/14 19:52  马德 《做人与处世》  (204)    

火烧草料场后,官府画影图形,四处悬赏捉拿林冲。柴进柴大官人自知也无法罩住林冲,于是修书一封,荐他到一个地方:水泊梁山。

其时,梁山泊只有三位头领,分别是:白衣秀士王伦,摸着天杜迁,云里金刚宋万,可谓势单力薄,明摆着需要人才。开酒店的耳目朱贵听说林冲是八十万禁军教头,喜不自胜。于是,十分乐观地预测了一下,“既有柴大官人书缄相荐,亦是兄长名震寰海,王头领必将重用。”

然而,王头领并不这么看。王伦当时在梁山泊坐第一把交椅,一把自有一把的考虑。王伦知道,自己不过是一个不及第的秀才,没有多大的本事,至于杜迁和宋万,也都武艺平平,对自己威胁不大。若是把林冲留下来,倘若有一天他看上了一把的位置,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事吗?

所以,王伦盛情款待完林冲之后,命手下喽罗拿出五十两银子,就要打发他走。理由是:小寨粮食缺少,屋宇不整,人力寡薄,恐日后误了足下。小伙伴朱贵见老大这么做,惊呆了,力谏道:“哥哥,山寨粮食虽少,远村近镇,可以去借;山场水泊木植广有,可盖房屋千间。”杜迁也劝,如果这样打发林冲走,给柴大官人脸面也不好看,毕竟,柴进大官人有恩于我们啊。宋万更直接,如果不给林冲一个位置的话,将来会让江湖上的人笑话。

这三位都是做事的人。他们觉得,能有这么一位林教头来,真是求之不得的事,梁山泊的事业做大做强指日可待了。然而,老大的柔情他们永远不懂。很快,王伦耍了个手腕,为了给林冲一个台阶下,也给另三位一个交待,他要林冲纳一个“投名状”来。投名状是什么呢?就是下山杀个人,将头献纳,断己后路,以表加入绿林的决心。

而且,期限是三天。三天后,纳不来投名状,直接走人。

前两日,林冲一无所获。王伦喜在心上。第三天,好歹遇上了一个人,却是青面兽杨志,两人斗了三十多个会合,不分胜负。就在这时候,一个人出现了,谁呀?王伦!你瞧王伦是怎么说的:“两位好汉,端的好两口朴刀,神出鬼没,这个是俺的兄弟豹子头林冲,青面汉,你是哪位?”王伦居然亲热地称林冲为“俺的兄弟”,这究竟是演得哪一出呢?

因为,一个既可以留下林冲又可以制衡林冲的机会来了。

谁来制衡?杨志。于是,王伦力劝杨志来梁山泊落草,好话说了一箩筐。大意是你杨志也是戴罪之人,何不像林教头一样来寨里歇马,然后,大秤分金银,大碗吃酒肉,同做好汉。然而,杨志毕竟是三代将门之后,五侯杨令公之孙,此刻,还没到逼上梁山的地步,他不想从此玷污了祖宗的门业,执意不肯留下。对于这个结果,王伦显得十分失落。尽管勉强留下林冲,坐了第四把交椅,仍是十分提防。

后来,晁盖公孙胜一行也来投奔梁山。见晁盖言及自己“是个不读书史的人”,且“甚是鲁莽”,王伦内心甚是坦然。但当欢迎酒筵上,晁盖把智取生辰纲以及杀了许多捕盗巡检之种种说与梁山众人后,王伦的老毛病又犯了,他“骇然了半晌,心内踌躇,作声不得”。

第二天,王伦旧戏重演。他喊来手下喽罗取来五锭白银,要打发晁盖他们几个人走,说辞几乎都是一样的:粮少房稀,恐日后误了足下,因此不敢相留。结果,大家都是知道的,林冲借此杀了王伦,完成了梁山泊的第一次人事重组。林冲给出的理由是:(王伦)心胸狭隘,嫉贤妒能。

做事的和做官的永远想得不一样。做事的只是想着把事业做大,做官的始终着眼于权力不能旁落。一个无能的王伦,若是活在一个背后有靠山的社会里,是不会有什么风险的。然而,在一个以能力说话的体制里,就不一样了。即便林冲不杀王伦,也会有另一个火并了他。

无大才的人,一般都无大量。一个没能力的人,是难以容下有能力有思想的人的,他若领导不了你,就必须收拾了你。他不会跟你玩公平、正义和担当,权力便是他生命的全部。

王伦的死不是悲剧。王伦们在自己的位置上打排异己,欺上辱下,作威作福,玩官僚作风,却无人监管和惩治,才是这个世界最大的悲剧。

 赞  0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16 =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