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泊之人成大器

 2015/01/26 17:58  刘黎平 《思维与智慧》  (397)    

在中国古代,想做圣贤,有一项指标必须达标:口味淡。所谓淡泊明志,可以说是口味淡,欲求不高,心中的理想才会无障碍地成长,才会培养外圣内王的气质。

早上吃白饭

口味淡不等于能吃苦,有些吃苦的人,是为了将来能吃香的喝辣的,这个不算圣贤,最多算励志者。圣贤和励志者不是一个层次,圣贤无论什么时候都能吃淡,无论穷达。口味淡具体有什么表现,且让老刘说说郑板桥和曾国藩的“吃白饭”。

曾国藩在同治十年(1871年)十月二十三日写给弟弟的家书中说:

“吾见家中后辈,体皆虚弱,读书不甚长进,曾以养生六事勖儿辈:一曰饭后千步,一曰将睡洗脚,一曰胸无恼怒,一曰静坐有常,一曰习射有常时(射足以习威仪、强筋骨,子弟宜学习),一曰黎明吃白饭不沾点菜。”

注意到没有?“黎明吃白饭不沾点菜”,一点菜都没有,连调料都没有,将一大碗白花花的白米饭吃下去,强调的是“吃白饭”,没有重口味的一道早餐:曾公说这个可以养生。

“吃白饭”第二个依据是乾隆时期的书画大家郑板桥,且看郑板桥当县令期间写给弟弟的家书:

“来书言吾儿体质虚弱,读书不耐劳苦……则补救之法,唯有养生与力学进行,庶几身躯可保强健,学问可期长进也。养生之道有五:一,黎明即起,吃白粥一碗,不用粥菜;二,饭后散步,以千步为率;三,默坐有定时,每日于散学后静坐片刻;四,遇事勿恼怒;五,睡后勿思想。”

两封书信何其相似!例如饭后走千步、遇事不生气、学会静坐,特别是每天早上不加菜吃一碗白饭,而且都是集中在早上吃,这几个要素都是重叠的。

口味淡的境界

总结这两个能人的修身之道有一个惊天的相似点:主张“吃白饭”,当然,不是白吃饭,而是吃饭的时候不加菜,这是为什么呢?

有句很励志的俗话:“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这句话既有正能量,也有负能量。正的而言是鼓励穷小子忍受艰苦,埋头奋斗,将来能提升人生的物质待遇和地位,今日吃苦,是为他日做人上人;负的而言,这个“为人上人”的理想,说明当年吃苦的动机就不太纯正,说明人生的物质待遇和地位虽然提高了,人生的境界却下滑了。因此某些特能吃苦的人一旦成为“人上人”,比谁都贪婪,疯狂弥补当年吃苦的代价,中国古代这种例子不少。

中国儒家提倡的人生境界其实不是做“人上人”,而是做圣贤。儒家的老祖宗孔子如果真想做“人上人”,他就不会辞掉鲁国代国相的职务,惶惶然如丧家之犬,到处找工作。道家的庄子就很瞧不起那种丧失尊严、谋取权势富贵的做法,称其为“舔痔之术”。给秦王“舔痔”,可谓“吃得苦中苦”,然后换得荣华富贵的待遇,可谓“人上人”,然而,做这样的“人上人”有意思吗?

圣贤的人生使命不是做“人上人”,而是“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没有半个字提到自己的待遇。在“达”与“穷”两个极端状态当中,保持一种淡然状态,也就是一种口味淡的境界。圣贤的境界,就是淡的境界。

因此,我们就明白郑板桥和曾国藩为何主张下一辈每一天“吃白饭”了,它不仅仅停留在养生的层面,还延伸到做人的层面。有白花花的大米饭吃,不是糟糠和窝窝头,也不是野菜,这个算不得吃苦。但是,没有任何肉菜,没有任何调料,不咸、不甜、不辣、不酸,你得一大碗一大碗地吃下去,每天忍受那种淡,渐渐地你习惯这种淡口味,渐渐地你对人生的追求也会淡很多,从口味变为性格,然后变成人格。能吃淡,才能抵挡社会重口味的诱惑。

在吃白饭的过程中,也会明白一个道理:维持一个人生存下去的条件其实很简单,无非就是一碗白花花的大米饭而已,不吃燕窝,不喝名酒,你照样能长命百岁地活下去。能忍受淡,不刻意吃苦,你的物欲就会淡泊很多;物欲一淡泊,做事就会清醒很多,人格上的路障也会少很多。

淡字做引导

郑板桥的人生一直保持着“吃白饭”的境界,他不穷,靠写字画画年入三千两银子。但他能淡,淡就不会贪,因此他离任时赋诗:“乌纱掷去不为官,囊囊萧萧两袖寒。写取一枝清瘦竹,秋风江上作渔竿。”

曾国藩做了两江总督、太子太保、一等侯,居然口味还那么清淡,每天晚上的宵夜就是肉汤泡青菜,后来连肉汤都撤掉,只喝青菜汤,还快活得如神仙一般。郑板桥是个淡泊人,十年知县下来,回家盖房子的钱全是卖画所得。正因为淡泊,没有沉浸在物欲的纠缠当中,所以,他能清醒,清醒地听到县衙门里竹林的萧萧声,那是黎民百姓的声音。

“一枝一叶皆关情”,他所谓的“难得糊涂”。其实也是对于个人物欲的糊涂,是对个人待遇的拿得起放得下:“放一著,退一步,当下安心,非图后来福报也。”

求的是“当下安心”,“安心”就是“淡”。

“淡”能疏离心中的堵塞物,能开心眼,开智慧,又因为口味上追求不大,能抵制声色财宝等重口味的诱惑,因此能清醒做大事。从此二公纵观中国史上那些成大业的贤达。其人生境界都有一个“淡”字作指导。最明显的标志就是“食不兼味”。也就是用餐的时候只吃一个菜。例如王安石能做大事,可是每次用餐,只吃眼前那道菜。用餐的清淡,发展到做人的淡泊,淡泊的人成大器,成大业。诸葛亮能成事,他淡,死后“内无余帛,外无盈财”;曹操能成大事,他淡,家里女人不能穿绫罗绸缎;范仲淹能成大事,他淡,薪水用来养穷人;岳飞能成大事,他淡,他人生的追求是“不爱钱,不惜死”;张之洞能成大事,他淡,死后连入葬都成为问题。

(陈昌喜摘自《健康生活报》2014年6月30日)

 赞  0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3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