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败的人生大考

 2015/01/19 18:19  包涵 《做人与处世》  (298)    

90后的张凯军,是兰州某大学计算机系大四的学生。家庭条件一般,但父母对他很娇惯,从小也没让他吃过苦。他还算一个懂事的孩子,大学期间也不与学生比吃穿,一心都放在了学习上,成绩不错。

大四时,很多同学找到了兼职。以前和张凯军一样朴实的同学,“装备”都鸟枪换炮了,他发现他们不仅穿起了名牌,手中的电脑和手机都有了被上帝咬了一口的苹果图标。在大家都一样的时候他没觉得寒酸,现在同宿舍的哥们都换了手机、电脑,他看着自己的山寨手机,就有了一种拿不出手的感觉。电话响的时候,自卑感总是袭来。

张凯军第一次动了赚钱的念头,并开始寻找赚钱的机会。他一边看着人家的手机自卑着,一边为自己的智商骄傲着,他觉得他比那些同学学习好,赚钱应该更容易。他知道同学赚钱很辛苦,有的同学周末半个城市地跑,去给人修电脑,有的同学给人补课补到宿舍熄了灯才回来。他不屑于去赚辛苦钱,下决心要赚大钱,也换上高科技产品,让自己在同学面前扬眉吐气一次。

别人去赚辛苦钱的时候,张凯军在电脑上输入“赚钱”两个字,在网上寻找商机。他加了许多QQ群,专找赚钱的话题聊。群里的一条消息吸引了他,这条消息说,只要你有足够的智商,联系我,赚钱不用愁,下面还有发消息人留的QQ和手机号码。这种广告消息常有,每次他都很不耐烦地越过去,总觉得是骗人的。这次,他仿佛溺水的人发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满怀希望地加了那个QQ。

对方马上加了张凯军为好友,一张笑脸发了过来。原来对方是教人怎么倒卖高考答案的,对方还承诺轻松可赚10万元,只需要付款1000元钱,就可以得到高考作弊的相关流程。他想了想,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这个买卖不贪黑不起早,而且是一本万利。他打开手机支付宝,手指轻轻地一动按下了对方的银行卡号码,欣欣然付了款。

张凯军按照买来的流程,首先注册了一个新QQ号码,打出“高考包过线”的广告,在搜索引擎做推广需要两万元。他给父母打个电话,绞尽脑汁编了一个谎言,说自己找到一个好工作,需要交保证金两万元。天下最好骗的就是父母,钱很快就打到了他的卡上,他顺利地做了广告推广。接着,张凯军在互联网上招募了一个愿意为他提供高考试卷的高三考生,报酬是为这名考生以优惠价回传答案。此后,他又联系了一家名为“金城教育”的非法机构,为其解答高考试题。作弊链条形成后,张凯军开始“接单”,以单科8000元的价格在网上叫卖高考答案。

5月,张凯军开始往返宁夏银川、石嘴山、吴忠等地,教会客户使用发射器和接收器。6月7日上午开考后半小时,张凯军就接收到了此前“招募”的高三考生传来的试卷,并立刻传给“金城教育”。20分钟后,“金城教育”就把做好的答案回传给张凯军,他再通过QQ将答案传给买家。他就这么轻松地获利12万元。

就在张凯军刚刚做了一夜的好梦,噩梦在他毫无知觉中降临了。原来在2014年6月7日高考第一场考试中,宁夏吴忠市红寺堡区一考场有考生利用作弊设备向外发送高考试卷,被监考老师发现并报警,这引起警方重视。经侦查,警方把罪犯锁定在红寺堡区一家宾馆。6月8日,在第二天的考试进行中,张凯军正在红寺堡区的宾馆接收试卷时被警察抓获。日前,张凯军被宁夏吴忠市红寺堡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非法获取国家秘密罪批准逮捕。

在看守所里,张凯军悔恨万分,本来辛苦读了4年的大学,马上要毕业了,却功亏一篑了。人生这张考卷是不允许作弊的,否则一定会付出惨重的代价。

 赞  0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39 − = 38